第二章  寵物是不著痕跡關心人

 

「聲音嗎?」躺在床上的李駿突然間開口重複著伊萬的話,隨即揚起了笑容望向他說道:「我知道你很著急,但是在完全沒有任何人選的狀況下,也無法讓你來靠聲音辨別。」

「……這樣的話,我該怎麼辦?」伊萬看向李駿,深鎖的眉頭增加了皺紋,看起來就像是在瞪李駿一樣,但是他的語氣卻十分不搭的呈現出絕望的味道來。

戴安娜依然悠閒的坐在椅子上,沒有要開口的打算,打開了第二根棒棒糖來吃。而躺再床上的李駿看著伊萬露出的哀傷神情,只是笑彎起雙眼來,對著他說道:「別擔心,我另外還有個點子。想聽聽看嗎?」

一聽見李駿說的話,伊萬的眼神裡立刻閃過一絲充滿希望的光芒,感激的看著李駿,但是他卻又有些猶豫的收起自己太過欣喜的態度,低聲問道:「你會受這麼重的傷,都是我造成的,但是你還願意幫助這樣的我嗎?」

 


「這個嘛,當然是不願意。」李駿一點也不避嫌的對伊萬說著,語氣裡感覺得出來他很想狠狠毒打一頓眼前的男人,但是李駿卻依然用著微笑的表情,像是惡魔一樣的摸著下巴說道:「不過你還有利用價值,所以我還是會幫助你的。」

「李駿,你說得太直了啦……」柳展一擔憂的看著伊萬臉上複雜的表情,悄聲附在李駿的耳邊提醒著他記得口下留人,但是李駿卻完全當作沒聽見柳展一的話,繼續對伊萬說出自己的點子。

「我先問你,你跟那個人都是在哪裡見面的?」

「地點都是他選擇的,每次都不一樣。」

「那你這次完成任務之後,原本預計要在哪裡跟他見面?」

「聖綺蘭大學。」

伊萬的回答讓李駿的雙眼瞬間瞇起,「我們學校?」

「嗯。」

「你們見面的時間是什麼時候?」

「今天下午五點。」

「很好,那還來得及。」李駿收起雙眼的嚴肅表情,轉而露出微笑說道:「你今天下午五點去赴約,說你把我們殺了就好。如此一來,我們就可以知道那個神祕人物到底是誰了。」

「你這笨蛋,難道真會以為這麼簡單就可以知道那個人的身分嗎?」坐在椅子上吃棒棒糖的戴安娜,此刻終於開口說話了。她用著「你是笨蛋嗎」的表情看向李駿,手指迅速的在鍵盤上敲打著,隨即螢幕便顯示出了這附近的地圖,並且亮出了幾處光點。

光點分成兩處聚集,不停閃爍著。

柳展一看著螢幕上閃閃發亮的那些光點,想起了戴安娜所持有的「繼承者定位系統」,而看見柳展一那露出明白表情的臉龐時,戴安娜輕輕的笑了。

「看來已經有人知道些什麼了。」

「……『繼承者定位系統』。」柳展一有些癡呆的說著,「為什麼這些位置會很規律的分成兩處?」

「這很簡單啊。」戴安娜咬碎了含在口中的棒棒糖,把棒子拿出來左右晃著,「除了我們之外的繼承者和契約者,都是我們的敵人。」

「除了我們之外的繼承者跟契約者?那不是也包含山本嗎!」柳展一驚訝的看著戴安娜,不明白的張開雙手問道:「但是山本不可能會跟我們為敵的不是嗎?搞不好他是被抓去的……」

「所以我才說你是笨蛋。」戴安娜準確的把手中的棒子扔進垃圾桶裡去,「山本晴好歹也是有名的明星,如果他被抓走的話,電視新聞早就報得滿天飛了,而且他的經紀公司肯定也是一團亂。我早就想過這種可能性,所以去暗中調查過他的經紀公司了,聽說昨天他還剛拍完一個雜誌封面照呢,怎麼可能搞失蹤!」

「可是山本他不是這種人啊!」

「難道你真以為全天下沒有壞人嗎?」面對不肯面對現實的柳展一,戴安娜十分氣憤的伸手指著螢幕說道:「那你來把螢幕上顯示的情況,跟我所提供的資訊做結合,來推論看看啊。」

「唔……」

「說不出話來了對吧。這樣你還想說山本晴是無辜的?」

戴安娜用鼻子冷哼了一聲,而後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,回頭看向李駿,「對方可是有一個我們完全不明白的繼承者在,但是卻對我們這邊的狀況瞭若指掌,以這種狀況來說,我們應該要先擬定好周詳的計畫,才能夠去跟他們對抗吧?否則這樣莽撞行事,可是會全軍覆沒的。」

李駿安靜的聽完戴安娜說的話,慢慢抬起頭來看著她。

戴安娜說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可言,因為現在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,共同面對著這個想要將他們全數殺害的敵人,只是柳展一還是無法相信山本晴投靠敵方的這個事實。

在結束了自己的意見之後,戴安娜反問著李駿道:「如何?還要堅持你自己的爛點子嗎?」

「聽過妳說的話之後,我認為更加需要這麼做了。」李駿堆滿笑容的回答戴安娜,讓她與柳展一都嚇了一跳。

無視於他們的驚訝,李駿轉頭對著伊萬說道:「你照著我的話,今天下午五點去赴約,只不過……你要帶著這傢伙一起去。」說完,李駿伸手指著舒服躺在床上的窮奇。

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點名的窮奇,依然貪睡的垂閉著雙眼,當牠看見伊萬盯著自己看時,頓時不悅的皺起臉來,用鼻子冷哼了一聲之後,把頭轉向柳展一的方向。然而,牠卻看見柳展一也正在看著自己,於是牠抬起頭來,好奇的朝李駿看過去。

當牠看見李駿正用手指著自己時,窮奇慢半拍的腦袋瓜才瞬間恢復思考能力的從床上跳起來。

「哎?帶我一起去?為什麼要帶我啊!」

柳展一無奈的將手放在額頭上,搖頭嘆息道:「你的反應也太慢了吧……窮奇。」

「這不是重點吧!重點是為什麼我要跟那傢伙一起去見那該死的傢伙!」

「很簡單啊,因為你得裝死。」李駿看著窮奇瞪他的表情,開心的說著,「還是說你要讓小柳代替你去詐死?」

一聽見李駿這麼說,窮奇馬上回答:「不行!我去!」

「好,那就這麼定下來了。」順著窮奇的發言,李駿滿臉微笑的看向一臉無奈的柳展一,「小柳你別擔心,就算法利恩死了,你也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的。」

「……我總覺得你好像很想讓窮奇去送死。」

「別這麼說嘛,我可是很擔心法利恩的安危的。」

「一點都感覺不出來啊……」柳展一總有一種李駿知道窮奇對他做過什麼蠢事的感覺,讓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之後,繼續問道:「但是伊萬去跟那個人赴約,為什麼要帶上窮奇?」

「這是為了讓那個人更加相信伊萬啊。」李駿伸出食指,放在眼前解釋著,「伊萬雖然口裡說著『完成任務』,但還是得讓那個人看見證據,才能讓他相信伊萬的話吧!如此一來,我們就讓法利恩詐死跟著伊萬過去,讓他放下戒心。」

 

 

待續~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