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麼早?我還想多跟窮奇帥哥玩一下耶!」緊抱著窮奇不肯放手的戴安娜聽見柳展一的呼喚,忍不住抱怨道,但是被她緊抱在懷中的窮奇可不這麼認為。

「快點放開我!妳這該死的女人!」

「不要不要,除非你變回人類的模樣,我才放開!」

「最好是!我變成人類的樣子,只會讓妳黏我黏得更緊吧!」

「我才不會--」

「妳這女人說的話我才不相信!」

 


「窮奇帥哥你好過份喔……」戴安娜雙眼含淚的緊緊勒住窮奇的身體,大聲的說道:「人家是這麼的愛你,愛到好想把你解剖開來,你居然用這麼冷血的態度對待我!」

「誰要妳那恐怖的愛意啊!」窮奇臉色發白的對著戰再房門口的柳展一喊道:「喂!小柳,你還不快點過來保護我!」

柳展一嘆了一口氣之後,轉而對著戴安娜說:「別玩了。戴安娜,我們現在可沒有時間在這裡嬉鬧,不是嗎?」

 

「唔……」戴安娜本身也清楚現在的狀況,於是有些不願意的嘟起了嘴巴,思考一下之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,放開了在她懷裡拼命掙扎的窮奇,「我知道了啦。」

撇撇倔強的嘴之後,戴安娜轉手彈了一下手指。

隨即,一群白衣人就將許多電腦設備、螢幕、機器等等,全部扛進了李駿的房間裡面。看著如此大陣仗的人手,躺在床上的李駿忍不住眨了眨眼睛。

白衣人的速度很快,像是有受過訓練般的,只花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就已經架設好完美的簡易控制台。大螢幕正對著李駿的床,而底下放置著許多台電腦與控制設備,然而完成任務的白衣人,也全數集合起來,整齊的離開了房間。

在白衣人離去之後,戴安娜才拖著緩慢的步伐走進房間裡來,她的肩膀上站著變回老鼠的亞克坦托,嘴裡吹著泡泡的牠,只是稍微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駿,什麼話也沒說。而一臉差點沒氣的窮奇在戴安娜之後進入了房間,並且快速鑽到柳展一的大腿旁邊,似乎想跟戴安娜保持安全距離。

最後進入房間的,是臉上貼有OK繃的伊萬。

「好了!現在要從哪裡開始呢?要讓你帶回來的那怪人說話,還是說要來聽聽我所得到的資訊?」戴安娜從放置在電腦桌旁邊的糖果碗裡,拿出了一根棒棒糖來,放入口中含著,而後一屁股坐在旁邊的電腦椅上,雙手環抱在胸前,翹起二郎腿,一臉不耐煩的問著柳展一。

柳展一沒有多想的回到李駿的床邊,坐在那放著醫學書的椅子上之後,將雙手交叉放在嘴邊,回頭看向站在門口,沒有移動腳步的伊萬。

看見柳展一的視線朝伊萬的身上飄過去,戴安娜就明白了柳展一的選擇,於是便聳肩繼續咬著她口中的棒棒糖。

在窮奇移動腳步跳上了李駿的床之後,柳展一開口問道:「伊萬,是誰命令你來刺殺我跟窮奇的?」

伊萬左右看了一下四周,似乎是不太放心把這件事情說出來,一直沒有回答柳展一的問題。見到他猶豫的模樣,一旁的戴安娜馬上說道:「別擔心,這個房間已經被我所設置的『特別結界』包圍了起來,除了我之外,沒有人能夠進入這個結界,當然,也不會聽見這個結界裡的任何聲音。」

從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柳展一用著充滿好奇的眼神,看向戴安娜,但是戴安娜卻只是從口裡拿出了棒棒糖,用舌頭舔了舔它之後,勾起嘴角,「怎麼,你以為我的圖騰力量就只能控制夢境而已?」

「不,我不是這樣覺得,我是根本不知道。」

「那你還是別知道得好,本來我們就是競爭者,關於圖騰力量的事情,照理說起來是不應該拿出來攤在桌面上聊的。」說完,戴安娜將棒棒糖放回嘴巴裡面,對著伊萬說道:「好了,你繼續吧。我可沒這麼多時間浪費在你身上,趕快把你的話說完。」

伊萬先是回頭看了一眼柳展一,發現他對著自己點了點頭之後,才稍微放下心來的說:「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」

「你不知道?」柳展一訝異的看著伊萬。

「因為那個人是突然間出現在我跟阿芙蘿拉的面前,要求我抓住其他繼承者跟契約者。起先我跟阿芙蘿拉認為幫助他沒有關係,因為那個人還會付給我們酬勞,而且身上也沒有任何像是契約圖騰一樣的印記,所以我跟阿芙蘿拉都沒有多想,很快的接下了這個工作。」

「然而卻在我們抓住其中一個契約者與繼承者,並且交給他之後……那個人居然利用了我們抓來的那名契約者的圖騰力量,反將阿芙蘿拉控制住,並且逼迫我來對付下一個契約者與繼承者。」

「為了阿芙蘿拉的安危……我只好答應他。而他給我的資料,就是來到台灣這裡,對付你跟那隻狗。」

聽見伊萬的口氣,趴在床上的窮奇忍不住皺起臉來,「喂!什麼叫做『那隻狗』啊?我好歹也是一國的王子,別用這種叫喚小動物的口氣對我說……嗚喔!」

柳展一很快的將手中那本厚重的醫學書籍往窮奇的頭扔過去,痛得窮奇用前爪抱著頭大喊一聲,立刻回頭過來帶著怨恨的眼神,瞪著柳展一看。

「你幹麻用書砸我!」

「是想提醒你安靜一點。」柳展一淡淡的對著窮奇說完之後,回頭看向伊萬,「別管窮奇,你繼續說吧,伊萬。」

伊萬看著窮奇對他皺起嘴、露出牙齒的威嚇表情,只是簡單的帶過去,隨後就照著柳展一說的,無視於窮奇的態度,繼續說下去:「他安排我進入另一間大學就讀,成為學生會的成員,並且按照著他的計畫,將那隻狗跟那個人是外星人的事情,告訴給身為外星人迷的卓雅。」

伊萬口中的「那個人」,指的就是躺在床上的李駿,而柳展一則是在聽完這些話之後,深思的垂下頭來,摸了摸下巴。

「所以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那個人的計畫囉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麼除了名字之外,你對那個人知道多少?」

「什麼也不知道。」

伊萬的話差點沒讓柳展一昏倒,沒想到伊萬手中的資訊竟然這麼少!原本他還希望能夠從伊萬口中得知,那名蓄意殺害他與窮奇還有李駿的人是誰,不過就目前的狀況看來,應該是沒望了。

如此一來,他只能奢望戴安娜那裡的情報會比較有用。這樣至少還能夠知道這個人,會不會就是第五個契約者。

「很抱歉,那個人的行蹤很神秘,就連跟我和阿芙蘿拉見面時,也是隔著一道布廉和我說話的。」

深知自己的資訊一點也沒有幫上忙,伊萬便垂下了雙眼來,自責的低頭對柳展一道歉。

「沒關係沒關係,只能說那個人保護得很好,讓你沒辦法認出來。」

「如果我能再多知道一些事情的話,或許就能夠有幫助了。」伊萬握緊拳頭,顫抖道:「這樣……這樣就能夠快點去救阿芙蘿拉……」

雖然柳展一也明白伊萬心中的憂慮,但是眼前伊萬的資訊實在是太少了,於是他也只能用口頭上稍微安慰著伊萬,卻也無法真正出手幫助什麼。

「這下子麻煩了啊……」柳展一深吸一口氣,無力的說道:「那有沒有其他讓你印象深刻的事情?或是可以讓你認出那個人是誰的特點在?」

聽見這個問題的伊萬,忽然抬起頭來瞪大著雙眼,像是找到一絲希望的看向柳展一,「聲音!」

「聲、聲音?」伊萬突如其來的大動作,讓柳展一稍微嚇到的結巴著。

伊萬點點頭,充滿自信的說:「我記得那個人的聲音,只要讓我聽見他的聲音的話,我就能夠認出他來。」

 

 

待續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