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吼完之後,窮奇便頭也不回的飛奔出房間,讓柳展一只能看著半敞開的門,無奈的勾起嘴角苦笑了一下。

「看來你恢復得差不多了嘛……」

「這點小傷對我來說,還不算太糟糕。我以前還受過更嚴重的傷呢。」

彷彿是在炫耀般的,李駿轉頭對著柳展一笑道,但是柳展一卻一點也笑不出來的猛搖頭嘆息。

「真是的,看見你倒下的那瞬間,我差點沒被你嚇死!」

「原來你也很擔心我的安危啊?小柳。」

「廢話!你可是幫我擋下了子彈!」



「不過……畢竟我是過得太過安逸了一些,反應跟速度都大不如前。如果是以前的我,應該可以一邊保護你,一邊躲過那顆子彈的。」

柳展一垂下眼來,「反正你現在沒事就好,這才是重點。」

柳展一充滿歉意的回答,讓李駿很想開口安慰他,但是當她看見在柳展一胸前的那條水滴項鍊時,他的雙眼瞬間嚴肅的瞇了起來,把剛想說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。

在他思考之際,傷口突然隱隱作痛起來,讓李駿緊閉雙眼的縮了一下身體,嚇得柳展一趕緊抓住了他的肩膀。

「李駿!你沒事吧?」

「沒、沒事……只是傷口突然間痛了一下而已。」李駿將手放在柳展一的手閉上,用著緊縮起的雙眉,抬起頭來看向他,壓低著聲音問道:「在我昏迷之後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?你從他們口中問出是誰在背後搞鬼了嗎?」

柳展一垂下眼來,輕輕的搖了搖頭,「我還沒搞清楚現在的狀況,不過這也是我們會在這裡的原因。」

「會在這裡的原……因?」這時李駿才彷彿注意到這件事情般的,用手扶住了額頭,「對了,我都還沒問你我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?照理來說你應該會帶我回你的小套房的,而不是來到戴安娜隸屬的五星級飯店裡的總統套房才對吧?」

「我也很想回那間小套房去啊。」柳展一嘆了一口氣之後,搖頭道:「但是很不幸的,那間小套房已經被火災吞噬掉了。」

李駿聽見柳展一說的話,立刻抬起頭來,睜大著雙眼問道:「火、火災?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那你們有沒有怎樣?知道是誰放的火嗎?」

「你先冷靜一點!這麼激動的話會扯到傷口的,我慢慢說給你聽。」

柳展一安撫著神色慌張的李俊,將他昏迷期間所發生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。當然其中也包括伊萬就是阿芙蘿拉的契約者的這件事情。然而柳展一唯一漏掉的,就只有窮奇把李駿埋在土裡面,還在他頭頂上撒尿做紀錄的這個小插曲。

他可不想看見身體剛好的李駿,在這裡和窮奇打個你死我活的,現今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去做才對。除了知道真相之外,還得將阿芙蘿拉給救回來。

「戴安娜她查到什麼?」

「不清楚,她要我們先好好休息一下,之後會跟我們說的。」

「這樣的話,那我們就聽她的話好好休息吧。」李駿完全不介意的躺回床上去,卻又瞬間被額頭冒出青筋來的柳展一給拉了回來。

「你這種無關緊要的態度也表現得太明顯了吧!」

被柳展一拉回來坐好的李駿,用著一臉無辜的微笑看著他,「但是小柳,難道你忘了嗎?阿芙蘿拉可是你的敵人,『救她』這件事情對你來說,根本是不必要的,不是嗎?」

雖然柳展一心裡十分清楚李駿說這句話的意思,但是他卻一點也不擔心這個問題的說道:「我在意的事情,不是如何去救阿芙蘿拉,而是另外一個……」

看著柳展一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簾,李駿也彷彿知道柳展一心裡所思考的問題般的,開口回道:「是那個把我們的事情,告訴另外一間大學學生會的罪魁禍首嗎?」

「嗯,是啊。」柳展一坐在李駿的身旁,背對著他說:「會這麼清楚我們的事情,就代表那個人很有可能也是契約者,不然就是繼承者之一,再加上有人抓走阿芙蘿拉,強制伊萬來追殺我跟窮奇這點來看,伊萬所掌握的消息對我們來說,一定很有幫助。」

「這是你答應幫助伊萬的目的嗎?」李駿轉過頭,看向柳展一的側臉,嚴肅的鎖緊雙眉問道,然而柳展一卻是靜靜的閉起眼睛,彷彿思考了幾秒鐘之後,才開口回答李駿的問題。

「目的什麼的,我從來就沒想過。現在能夠驅使我行動的原因,只有一個。」柳展一睜開雙眼,回頭注視著李駿投射過來的困惑眼神,輕輕勾起嘴角上的笑容繼續說下去:「那就是讓窮奇成為國王,好讓那傢伙老實的回家去!」

「這動力真不錯啊!」李駿聽著柳展一說的話,哈哈大笑起來,「我越來越喜歡你了,小柳。」

柳展一沉默的垂下雙眼,看著李駿的笑臉,沒有像平常那樣回答他。笑了一下子沒聽見柳展一說話的李駿,停止了笑聲,轉過頭來,用好奇的目光看向柳展一。

「怎麼了嗎?你看起來好像很緊張的樣子。」

「李駿。」柳展一閉上雙眼之後,立刻銳利的睜開來看著李駿,從沒看過柳展一如此認真的李駿,忍不住被他的氣勢嚇了一跳,訝異的睜大著雙眼看著他。

看著李駿的雙眼,柳展一緩緩道:「等到窮奇成為王之後,跟他回去吧。」

「你……」從沒料到柳展一會如此對他說的李駿,當場傻住了,只能緩慢的從口中吐出一個字來,卻怎麼樣也無法把話說下去。

柳展一從床上站起身來,往房門口的地方走過去。

「雖然我想讓窮奇成為國王,但是我卻不能相信他那個腦袋瓜啊……如果有你能夠從旁輔助的話,我就放心多了。」

「小柳,難道你忘了我是被驅逐出來的罪人嗎?」

「這種小事有什麼關係?只要讓窮奇登基之後讓你回來不就行了。」

「……但是法利恩很討厭我的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」

「真的是這樣嗎?」柳展一將手放在門把上,拉開了眼前的房門之後,回頭對著李駿輕輕笑道:「如果他真的討厭你,那麼一開始就不會讓你跟他一起行動了。」

說完之後,柳展一便將頭轉回去,對著門外喊道:「李駿清醒了,現在妳可以開始好好解釋一下了吧?戴安娜。」

 

 

待續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