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邵齊跟柳展一同樣都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,照理來講,應該也見識過去年的「激烈競賽過程」才對呀,但是李邵齊卻用著跟窮奇一樣的困惑表情,看著白板,讓柳展一有些不明白。

「去年?去年這時候我好像出國去玩了的樣子。某個歐洲小國的王子特地邀請我去他家作客,所以我就跑過去喝了個下午茶,順便跟他切磋棋藝……」

李邵齊抬起頭回想著,讓柳展一無言的將手掌放在額頭上,低喃道:「真不愧是理事長的孫子。」

果然,李邵齊的世界跟自己的比起來,差太多太多了。

 


「李駿,你剛才說的話我還是沒聽懂多少。能不能用比較清楚明瞭的方式解釋一下?」李邵齊回頭看著李駿,尋求他的協助,來讓自己消化一下剛才那段複雜的形容方式。

而柳展一看著面露困惑的李邵齊,再看向頭頂上都快冒出白煙的窮奇,柳展一只好擺手對著兩人解釋道:「簡單來說,就有點像是古羅馬競技場的樣子。」

剛好前幾天柳展一和窮奇看電視的時候,正好看見《世界地理雜誌》頻道正在報導古羅馬競技場,於是柳展一便用了這能讓窮奇聽得懂,也能讓李邵齊明白的形容方式,來說明。

而兩人握起拳頭,敲在另外一隻手掌心上,睜大雙眼圈起嘴的模樣,很清楚的代表著他們聽懂了,同時也讓李駿感謝似的對柳展一笑了笑。

之後,李駿便繼續說下去:「然後在前幾天學生會遭到襲擊的時候,就有學生指出,看見鬼鬼祟祟的幾個人出沒在校園中,根據比對還有目擊者的形容後,好像就是白板上面的這些人之一。」李駿指著那偷拍而來的五張照片,說著這充滿可信度的猜測,於是柳展一與其他人並沒有出口否認。

「那麼,這五個人是誰?」李邵齊忍不住好奇問著。

李駿輕輕的拍了拍白板後,說道:「這五個人就是現任分校的學生會成員。」

「所以說,他們為了在這次的校際競賽中獲得勝利,特地跑過來讓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成員受傷,好得到『不戰而勝』後的補助金嗎?」

嚴湘南的猜測讓李駿點了點同,證明了他的想法與嚴湘南無誤後,繼續解釋:「學生會的成員跟去年完全不同,會長是由一年級的新生所擔任,而其他的成員據說都是現任學生會長找來的。按照慣例,『校際競賽』的項目是由輸的那一方來決定,而明天,就是他們要來我們學校拜訪的日子。」

「也就是說,他們還不知道學生會已經另外結黨了,對吧。」

從李駿的口中裡,柳展一大概能夠猜測這五個人會是多麼期待明天的見面,再怎麼說他們也是解決了四名學生會成員,其中還包括了身為學生會長的芮雅音。雖然說是明天要來拜訪,但其實他們只是帶著竊喜的心情,來聽他們學校提出投降的吧?

這樣想一想,這些照片上的人臉,也似乎都被抹上了一抹腹黑的微笑,越看越讓柳展一覺得全身不對勁的抖了抖身體。

李駿點頭笑著回答:「畢竟我們是剛剛才決定好,要成立『新學生會』的,不是嗎?」

「也是……」柳展一嘆了一口氣後,轉頭看著那自稱是代理會長、誓死抓到傷害芮雅音的兇手的李邵齊,問道:「那現在我們應該要來擬定一些計劃,好讓這五個人承認我們是學生會的成員,對吧?李邵齊。」

「有什麼好計畫的。」李邵齊很不開心的嘟起了嘴,將右手伸直指向前方,而後一腳踩在桌子上,另一腳則是踩在沙發椅上,用著高高在上、毫不畏懼的口吻說道:「我們本來就是理事長直接派遣的學生會成員,要是那些人敢有異議的話,就去跟理事長上訴啊!哈哈哈哈!」

看著李邵齊站得高高的,將手插在腰上大笑著,柳展一只能無奈的搖頭歎息,臉頰落下一滴汗水,不過一旁的李駿倒是頗有同感的勾起微笑,看著踩在桌子上的李邵齊。

就連窮奇也大聲的用手掌拍著大腿,朝李邵齊比了一個大拇哥,支持的說:「你不錯嘛!真有膽量,我支持你!」

至於另一旁顯得比較安靜的嚴湘南,就完全不用問了。他肯定是站在李邵齊那一邊的。

而且柳展一猜測,嚴湘南會跟著李邵齊進入學生會,肯定是要來當保鑣,暗中保護李邵齊的。這麼危險的學生會,身為李邵齊左右手的嚴湘南,肯定不會讓李邵齊自己一個人陷入危險。

完全沒有辦法開口反駁李邵齊的柳展一,在默默的贊同了李邵齊的話之後,李駿來到了他的身旁,用手拍拍他的肩膀,並且附在他耳邊低語。

「小齊的腦袋瓜不適合用來思考,所以關於明天應該怎麼應付那五個傢伙,還是由我們晚點再來私下來討論一下吧。」

「你說的『私下』討論,是什麼意思?」

聽著李駿說的話,柳展一有些不明白的看著他,就在他正想聽李駿的回答時,學校的喇叭傳來了一陣上課鐘響,讓那站在桌子上的李邵齊頓時愣了一下,之後立刻抱著頭,臉色「刷」的一下子變成了慘白,接著二話不說的就直接跳下了桌子,急急忙忙的衝向門口。

「糟了糟了!這堂可是大帥的課,要是遲到的話,覺對會被他唸到死的!」

李邵齊一邊緊張的說著,一邊打開了門,接著頭也不回的就消失在學生會辦公室的門口了。而那被扔下來的嚴湘南,則是在輕嘆了一口氣後,緩慢的跟著走出了門,在他把門關上後,似乎還聽見了嚴湘南對著那已經跑得不見人影的李邵齊說道:「等一等啊,邵齊少爺。教室是在另外一邊……」

過了不久之後,柳展一聽見急促的腳步聲衝過了門前,然而再度漸漸遠去,看來李邵齊有聽見嚴湘南說的話,所以折返回來了。

當學生會再度回到只有他們三人之後,柳展一回頭看著李駿,打算繼續剛才未完的話題,但是卻沒想到李駿早已經從他身旁離開,並且手裡拿著兩、三本課本,走向門口。

「李、李駿,你要去哪?我話還沒問完……」

「晚點再說吧。」

「什麼『晚點再說』……喂、喂!」

即使柳展一盡力的想要抓住李駿,好好的把話問清楚,但是李駿卻完全不給他機會,在他來到門前的瞬間,把門關了起來。吃了閉門羹的柳展一,只能皺緊眉頭盯著眼前的門,而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
「唉……我們這樣的隊伍,真的沒問題嗎?」

 

 

待續~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