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窮奇--」

窮奇冷血的反應讓柳展一氣得忍不住對牠低吼了一聲,見牠不願意幫助自己,柳展一也就不想繼續跟牠強辯下去,伸出短短的前腳想要推開門進去,但是牠的力氣卻沒有辦法推動這木頭所致的門,在推到臉脹紅得像氣球一樣之後,門還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。

「哈……哈……這、這種身體真不方便……」

「那就不要浪費力氣去救敵人了。」

柳展一滿頭大汗的喘氣著,然而窮奇卻依然不想幫忙的躺在地上,用爪子摳著鼻孔,一副擺明了就是藥當旁觀者的模樣,更是讓柳展一怒火中燒。

「我可不像你一樣冷血。」

柳展一冷哼了一聲之後,看著眼前這個只能讓他塞進一顆頭大小的縫隙,而後大大的吸了一口氣--再瞬間屏息,硬是把自己的身體擠進了門縫中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

 


他拼命的想從門縫裡面進去,所以即使門縫害得身體都快要變形,柳展一還是努力的硬擠著自己的身體,結果看不下去的窮奇,在把爪子上的髒東西彈掉之後,就伸手悄悄的推開了門,害得柳展一沒抓緊力道,向前撲倒在地,滑了一小段距離。

下巴一片紅痛的柳展一從地上跳了起來,轉身對著一臉悠哉的窮奇吼道:「喂!你怎麼要幫忙也不說一聲,害我下巴像是磨掉了一層皮一樣!」

「反正你進來了不是嗎?」窮奇躺在門口說著。

「我……算了,現在不是跟你吵架的時候。」柳展一放棄繼續跟窮奇鬥嘴,用短小的腳跳上了書堆,對著那隻手問:「喂、喂!你還活著吧?」

希望能夠得到回音的柳展一,並沒有如願聽見對方的回答,於是柳展一只好開始一本本推掉壓在上層的書本。不過由於變成博美的關係,力氣小、能夠移動的書量有限,結果推不到五本書,柳展一就已經汗流浹背的猛吐舌頭了。

「你……我……窮奇你還不快點來幫忙……」柳展一一邊喘氣,一邊用著憤怒的視線看著窮奇。

受不了柳展一銳利視線的窮奇,不高興的彈了一下舌頭,心不甘情不願的來到書堆旁,對著站在書堆上的柳展一說道:「給我下來。」

聽見了窮奇的命令,柳展一很聽話的跳了下來,坐在牠的身旁。而盯著眼前這堆書山的窮奇,瞬間將額頭上的圖騰散發出光芒來,接著就深吸一口氣,朝這堆書大吼一聲,書堆立刻震飛開來,散落在四周。

就連那被壓在書堆底下的人,也同樣的隨著那些書本震飛在空中,然後重重的墜落到地上去。

「碰」的一聲巨響之後,那個被壓住的人墜落到地上去,而柳展一的臉色也瞬間刷白。

「窮奇你在做什麼啊啊啊!你連我們要救的人都震飛了!」

「反正目的達到了就好。」窮奇一臉無所謂的說著,然後一屁股的坐在地上。

雖然說窮奇用的方法很粗暴,不過牠還算是有聽他的話幫忙了,於是柳展一也不想繼續再對牠使用的方式多做指責,小跑步的跑到那眼睛變成圈圈自轉、雙手高舉在頭上的人身旁。

「你沒……不對,汪汪汪!」

原本要說人話的柳展一,想起了自己現在還是隻狗,所以馬上就改口在這個人的耳邊叫著,不過看他後腦杓腫得像一顆葡萄柚一樣,應該沒辦法馬上醒過來。

然而叫了幾聲之後,沒能夠喚醒對方的柳展一,只好垂下尾巴和耳朵來,輕輕的嘆了一口氣。看著柳展一似乎沒叫醒對方的沮喪背影,窮奇便抬高著頭問道:「怎麼樣,那傢伙有醒來嗎?」

「如果你沒在他頭上弄出個大包來的話,或許只要咬他一口就可以讓他清醒了。」

「這樣很好啊,趁著他還沒醒來,去找那五個人吧。」

柳展一聽了窮奇說的話之後,雖然還是不太放心這個「間接」被窮奇打昏的人,即使如此,他也沒忘了他與窮奇來到這裡的目的,於是柳展一便轉過了身,往窮奇的方向跨出了一小步,結果突然一聲清脆的玻璃聲從他腳底下傳來,頓時讓柳展一僵住了身體,低頭看著腳下。

一個長方框眼鏡的鏡片,就這麼樣的被他踩成了碎片,柳展一慢慢的收起了踩住鏡片的腳,後退了兩步之後,眨眼道:「眼……眼鏡?是他的嗎?」

如果柳展一沒記錯的話,李駿貼出來的五張照片裡面,好像有一個人是帶著眼鏡的……

心裡一驚的柳展一,馬上對著窮奇喊道:「喂,窮奇!把照片拿出來給我。」

窮奇馬上照著柳展一說的話,從背包裡拿出了那五張照片,並叼在嘴巴裡,踏著輕快的步伐來到柳展一面前,而柳展一則是撿起了地上的眼鏡,拿到昏倒在地的人身旁,並且將破了一個鏡片的眼鏡戴到了他的臉上去。

接著,窮奇再攤開照片,比照著那帶著眼鏡的臉。而其中一張照片上,一個帶著眼鏡露出傻笑表情,還比了個YA的人,跟目前昏倒在地上的,是同一個人。而且照片上的他手中所拿的書上,寫著清清楚楚的七個字--

學生會長,藍天慎。

柳展一與窮奇頓時對看一眼,而後同時露出了苦笑。

「這個地球人居然……」

「是分校學生會的學生會長……」

兩人頗有默契的說著,之後再度轉過去看著這個張嘴昏倒的臉。

 

 

試閱結束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
草子信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