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柳展一要把自己扔下來獨自離開,窮奇便很緊張的將前腳跨在柳展一面前,阻止他離去,並且厲聲問著:「你一個人要去哪裡?」

「你不用擔心,我不會離開你的視線的。」柳展一抖抖耳朵笑了笑,隨後小腳步的繞過了窮奇的前腳,從草叢裡鑽出去。

雖然不明白柳展一想做什麼,但是窮奇卻還是乖乖的聽從柳展一的話,獨自留在原地,不過牠的視線卻始終緊緊的落在柳展一毛茸茸的身上,一秒也不敢大意。

離開了草叢後的柳展一,先是左探右看的尋找著目標,隨後,他看見眼前的大樓裡走出一名戴眼鏡的女孩子,便快速的朝她跑過去。女孩子看見變成博美的柳展一,突然間跑到她的面前來,不停對她搖尾巴、吐舌頭,先是驚訝的眨了眨眼睛,之後便臉紅的蹲了下來,把坐在她面前的柳展一捧了起來。

「好可愛呀--你是從哪裡跑過來的啊?是不是迷路了?」

「汪汪!」

 

 

柳展一有些難為情的學著狗叫,努力把自己假扮成小狗的模樣,讓躲在草叢後方的窮奇,驚訝的張大著嘴巴,啞口無言的看著柳展一用頭輕輕磨蹭那個女孩子的臉頰。不知道為什麼,他有點羨慕又忌妒那個女孩子啊……

在牠的面前,柳展一絕對不可能露出這麼乖巧又撒嬌的模樣,而現在居然--

就在窮奇忙著在一旁吃醋的時候,柳展一突然間垂下了眼簾,露出銳利的目光,隨後變將右前爪放在這個女孩子的鼻尖上,然後「汪」了一聲。

剎那間,柳展一爪子上的圖騰散發出了光芒,讓那女孩子忍不住驚訝的愣了一下,而女孩子腦海中的影像,像是跑馬燈一樣的出現在柳展一的眼前,但是太多的影像卻不受他控制的跑入了他的腦海中,讓他頓時無法吸收的流下汗水,一隻眼睛也痛苦的眨起。

最後,他終於在女孩子的腦海中尋找到他想知道的訊息,便立刻將爪子從女孩子的鼻樑上移開,而女孩子也頓時雙眼一翻,像是全身失去了力氣般的撲倒在地上。柳展一則是在女孩子的雙手失去力氣之後,從她的手掌裡跳了下來,輕巧的站落在倒下的女孩子面前。

看來變成狗的樣子時,他的運動神經以及反應神經也會跟狗一樣靈敏,所以才能毫髮無傷的在女孩子昏倒的瞬間,從她手中跳出來。

這次是他第三次使用圖騰的力量,同時也是第一次對地球人使用,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難控制知識的吸收力道,讓很多不必要的訊息都灌入了腦海中。看來,圖騰的力量用在普通的地球人身上,反而會像是藥勁過強一樣的,害人昏厥。

一旁觀看的窮奇,也在女孩子倒下的瞬間,緊張的從草叢裡飛奔出來,不過當牠看見柳展一自行脫離了女孩子的雙手,落在地上後,牠的心也頓時放鬆了不少。不過柳展一卻一臉歉意的低頭看著女孩子的臉,讓牠有些不太高興。

「你剛才對這個地球人使用了圖騰力量,對吧?」

「嗯,我沒想到這用在地球人身上,會害對方昏倒。而且……我似乎也沒有拿捏好吸取知識的力量。」雖然重要的訊息已經得知,但是卻害這個女孩子昏倒,柳展一有些自責,但是卻也無能為力,只好對窮奇說道:「窮奇,能幫我把她拉到牆角放著嗎?」

「如果這樣做能讓你別再擺著那張臭臉的話,我做。」

窮奇嘆了一口氣之後,就咬著女孩子的衣領,硬是把她拖到了牆角旁,讓她的背倚靠在牆上之後,才走回了柳展一的身旁來。

「這樣可以了嗎?」

「可以了。」柳展一感激的對窮奇笑了笑之後,跳到牠的背上去,在牠耳邊低語道:「我已經知道學生會辦公室在哪裡了,去那裡的話,一定能夠找到那五個人。」

「很好,那我們走吧。」

「嗯!」

窮奇迅速的彎曲了四肢,朝前方飛奔,而柳展一則是在窮奇的背上,指揮著方向,果然變成了狗的模樣,就算在學校到處亂跑也不會覺得奇怪,一路上兩人都很順利,沒有遇上任何的阻礙,最後,窮奇的腳步停在一間類似教堂的房子面前。

這間教堂在學校裡,感覺是個很突兀的存在,其他的建築都是油漆剝落、牆壁破裂的模樣,但這間教堂卻連個裂痕也沒有,彷彿像是昨天新蓋好的一樣,而且教堂上頭聳立著一個白色十字架,底下還掛著黃色的大鐘,完全仿照著西方的教堂建築。

柳展一與窮奇踏上了淡灰色的階梯,來到教堂的黑色大門前後,柳展一便從窮奇的背上跳了下來,有點不知道應不應該進去的抬起頭看著窮奇問道:「窮奇,你有沒有覺得怪怪的呀?」

「怪?沒有啊。」

「難道你不覺得這個教堂跟其他建築比起來,很不搭嘎嗎?」

「嗯……的確。既然這是學校的話,為什麼會有教堂這種東西啊?」窮奇不明白的坐在地上,將前腳交叉放在牠雪白的胸前,歪頭說著。

「不,我指的不是這個問題。」

見窮奇完全不明白自己的用意,柳展一只能無奈的將爪子放在額頭上,搖了搖頭。

突然間,教堂裡傳出了一陣巨響,嚇得柳展一與窮奇同時從地上跳了起來,之後就聽見門裡頭連續傳出了三聲「咚」後,就沒了聲音。寧靜的感覺讓柳展一與窮奇又同時對看了一眼,之後窮奇便走向前,用前爪輕輕推開了一個門縫,偷偷看著裡頭的狀況。

一片灰塵散佈在空氣中,而在旁邊的書櫃,居然整個倒了下來,書架上的書也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,一隻手則是從書山中伸了出來,無力的垂下。

門縫中的窮奇,眨了眨眼睛後,將頭收回來對柳展一說:「看起來好像是有個笨蛋被書壓扁了。」

「被書壓扁?」柳展一疑惑的皺起臉來後,也將頭伸進門縫裡去看,結果當他看見那隻從書山中伸出來的手時,馬上驚訝的對著窮奇說道:「窮奇,我們快點進去幫忙啊!」

「咦--可是這裡不是學生會辦公室嗎?那個人搞不好也是學生會成員,既然如此,那還不如就不要救他了,這樣我們也可以少一個對手。」

「話不是這樣說吧!如果我們不去救他的話,那個人可是會窒息的!」

「那就讓他窒息吧。」

 

待續~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