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個嘛,你也知道現在學生會裡只剩下我一個人了,對吧?」

「嗯,所以我才提出要加入學生會的要求,目的就是為了幫你把以學生會為目標的人給抓起來,好讓其他學生會的成員回到這裡。」

「關於這件事情,我也已經有頭緒了。不過這等等我再跟你解釋。」李駿苦笑了一下後,繼續說:「然後因為雅音也受了傷回家休養,所以目前的學生會是『無政府』狀態,為此,校長找了一個代理學生會長來暫替雅音的位置。」

聽到這裡,柳展一忍不住好奇反問:「可是現在全校都知道學生會遇上襲擊事件的事情,怎麼可能還會有學生願意接受校長的請求,擔任代理學生會長?」

「這你不用擔心,那位代理學生會長可是氣勢高漲的,說要把謀害學生會長的人給揪出來呢。」

「氣勢高漲?」

「而且那個人,你也認識。」

「我也認識?」

 

 

李駿笑著點了點頭後,隨即抬起手來看著掛在手腕上的手錶,說道:「時間差不多了,那位『代理學生會長』也差不多要來了。」

正當柳展一的眉頭緊緊皺起來,低頭思考著這個『代理學生會長』的可能人選時,他便聽見門外傳來了飛快的腳步聲,迅速的接近了這裡。就在他面帶緊張的抬起頭來,看著門口時,門也同時間的「刷」的一聲,打了開來。

「『代理學生會長』李邵齊,前來報到了--」

伴隨著那充滿霸氣的開門動作,擺著大字型出現在柳展一面前的人,當下柳展一馬上明白,為什麼李駿會說他有可能會有「想退出」學生會的行為了。

李邵齊,這個跟他八字不合的傢伙,居然會是「代理學生會長」?

糟糕,他真的很想退出了……

「邵齊,你來啦?」李駿微笑的歡迎李邵齊進入學生會辦公室來,而後轉眼看著跟隨在他身後的男人,打招呼道:「你果然也跟來了,湘南。」

身為李邵齊的左右手,嚴湘南當然也隨著他出現在柳展一面前,不過柳展一對他的印象並不深刻,唯一記得的,只有上次他被山本晴操控的時候,與窮奇展開的短暫戰鬥表現。

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的時間,但是柳展一卻很明白嚴湘南不是個容易應付的對手。而嚴湘南也在走進來之後,替李邵齊關上了門,隨後便將視線落在同樣瞪著他看的窮奇身上。

柳展一似乎在兩人之間,看見了那淡淡摩擦出的火光。

向來少話的嚴湘南,忍不住對著窮奇低語道:「為什麼我一看見你,就滿肚子火……」

「啊啊,這樣正好,我也看你很不順眼。」窮奇也一副想要打起來似的,移動腳步來到嚴湘南面前,跟他近距離的大眼瞪小眼。

反觀完全不在意那兩人狀況的李邵齊,倒是很驚訝的指著柳展一,張大著嘴巴朝柳展一問道:「咦!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」

「李駿是我的朋友,所以我是來幫他的。」

柳展一很快的回答了李邵齊的問題,但是李邵齊似乎不太接受這個答案,還扭頭過去看著李駿,想從他口中得到最正確的答案。

但是李駿卻點了點頭,證明了柳展一說的話,頓時讓李邵齊的雙眼瞪得更大了。

「所以你不是襲擊學生會的人囉!」

「我什麼時候變成襲擊學生會的人了?」

「就在你請假一個禮拜,從學校消失的時候開始,學生會就發生這些狀況。再怎麼想,也都看起來很像是你做的吧?」

「一點也不像!」柳展一聽著李邵齊天馬行空的推測,忍不住頭疼的垂下肩膀來,「我是南下回家一趟了,這點李駿也知道。」

「所以說,你是僱了殺手囉?」

「你根本沒在聽我說話……」看著肯定他就是兇手的李邵齊,柳展一心裡面百般無奈,但是卻也沒辦法把他那打結的腦袋解開來,於是他只好投降的看著李駿。

接收到柳展一求救似的眼神,李駿便如他所願的跳出來當和事佬。

「小柳說得沒錯,他的確是回家一趟了。所以你就別再把他當成犯人了,好嗎?小齊。」

「既然連李駿大哥你都這麼說的話……」李邵齊雖然有些不太願意,但是卻還是因為李駿的話,對柳展一放下了指責的態度,指著他的鼻子說道:「那我就暫時把你放在嫌疑犯的名單裡吧。」

柳展一無奈了,但是至少現在李邵齊不是把他當成犯人來看待,也算是有點點進步。

他能夠想像得出來,這次的學生會生活,一定會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經歷。搞不好落入戴安娜的夢境世界裡,還比較好一些。

 

待續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