窮奇帶著柳展一,走進了空蕩蕩的學生會辦公室裡,而後就將他往沙發上一扔。

被窮奇這樣粗魯對待的柳展一,可以感覺得出窮奇的怒火,但是他卻不知道窮奇為什麼要這麼生氣,於是便將頭抬了起來,對上窮奇那張發怒的臉龐。

「窮奇,你到底在幹麻?」

「這應該是我要問你的吧。」窮奇冷哼了一聲,「你也太沒戒備了!要是我不在那裡的話,誰知道那個色狼會對你做出什麼事情來!」

想起了奎里那既曖昧又半開玩笑的吻,柳展一頓時無法回答窮奇的話,只能將頭轉向一邊,靜靜垂下了眼簾來,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把話題扯開來,「話說回來,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學校裡面?而且還拿著掃把……」

「是李駿叫我來的。」窮奇一邊說著,一邊靠近了柳展一,並且彎下身來,用手掌捏住了柳展一的臉頰,讓柳展一很好笑的揪起嘴來。

被捏得很痛的柳展一,趕緊揮手想要把窮奇推開來,可是窮奇卻連看也不看的,就抓住了他揮過來的手,並且垂下了雙眼,凝視著柳展一的雙唇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「唔唔……球奇……」柳展一口齒不清的喊著窮奇的名字,但是窮奇卻沒有回應他,而那捏著她臉頰的手,也越來越用力,讓他不斷扭頭反抗。

「不要亂動!」

 


窮奇看見柳展一在他手中反抗,便加深了眉間的皺紋,壓低聲音吼著,嚇得柳展一馬上停止甩頭的動作,兩顆眼珠子睜得大大的看著窮奇,不斷眨呀眨的。

當他發現窮奇的臉突然貼近自己的時候,臉頰立刻染上了一片紅暈,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和窮奇的姿勢曖昧到令人害臊,而他卻完全沒注意到。不敢想像接下來窮奇會怎麼做的柳展一,緊緊的閉上了雙眼,雙手也頓時失去力氣的緊縮起來。

就在他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時,窮奇卻突然放開了捏著他臉頰的雙手,讓柳展一的心裡頓時稍稍一驚,以為窮奇已經從自己面前離開了,便緩緩撐開了眼睛。

但卻沒想到,窮奇非但沒有離開,反而還更加貼近自己了。

「窮……唔!」

就在柳展一才剛出聲想要劃破這尷尬的氣氛時,窮奇卻突然抬起了手,往他的臉頰上用力的摩擦著,像是想把他臉頰上的皮給磨破似的,讓柳展一痛得回神過來,不斷揮舞著雙手掙扎著。

「唔唔!痛、痛死人了啦!喂--」

「吵死了,閉嘴!我要把那傢伙的黴菌給擦掉!」

「那你也用溫和一點的方式啊!」

「這樣比較有用!」

「你這是哪門子的觀念!」

「我沒把你丟進浴缸裡面全身消毒,就已經不錯了!」

「痛……會痛啦!快點給我走開!」

「等我擦完我自然會走!」

窮奇與柳展一兩人就這樣在學生會辦公室裡面不斷拉扯著,剛才那種曖昧的氣氛,全因為窮奇的動作而淡化。就在兩人拉扯得一肚子火的時候,學生會辦公室的門打了開來,手裡拿著書的李駿一踏進學生會後,看見兩人在沙發上的動作,便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隨後他將們輕輕關了起來,走到熟悉的位子上面,拉開椅子坐了下來,並對著完全沒發現他走進來的兩人說道:「你們兩個的感情還是這麼好啊?」

「李、李駿?」

「夏雷特?」

兩人聽見了李駿的聲音,同時停下了互相推擠的動作,轉頭過去看著做在椅子上,對他們露出笑容的李駿,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。

「抱歉,打擾到你們了?」看著兩人相同的痴呆表情,李駿不懷好意的側頭笑道,隨後翻開了桌面上的文書,「那你們繼續吧,我先來整理一下昨天沒弄完的事務。」

說完,李駿真的就低下頭,開始認真的看著文件,讓柳展一只能愣在那裡眨眨眼睛,不過窮奇倒是已經恢復正常的轉過來面向柳展一,壓低雙眸看著他呆滯的表情,說道:「那我們繼續吧。」

「繼續個頭啊!」

此時柳展一也不願繼續居於下風,為了阻止窮奇繼續把他臉頰磨破,他只好拿出了最後的殺手鐧--

「窮奇!你再鬧的話,今天晚上就不給你吃牛排了!」

一聽見柳展一這麼說,窮奇馬上停下了手的動作,但卻還是帶著憤怒的表情,冷冷的看著被壓在自己身下的柳展一。隨後,他冷哼一聲,離開了柳展一面前,將雙手插進口袋中,走向做在位子上的李駿,很不客氣的用一屁股坐在他面前。

而柳展一這才能夠狼狽的從沙發上站起來,摸著他那被窮奇磨到像是脫了一層皮的臉頰,朝李駿投射了一個無奈的目光。

看著一臉不高興坐在桌子上的窮奇,再看看柳展一瞪著他的表情,李駿笑笑的從文件中抬起頭來,對著兩人說道:「結束了?」

「對,結束了。」窮奇冷冷的低語著。

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李駿,抬高起眉毛看著窮奇那張很不高興的臉,隨後朝柳展一問道:「你可以幫我解釋一下,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」

「那你先告訴我,為什麼要叫窮奇來學校?」柳展一用著有些發麻的嘴巴,將雙手環抱在胸前,盤嘴坐在沙發上,質問著李駿。

李駿笑了笑,彷彿是知道柳展一一定會問似的,說道:「因為既然小柳你要加入學生會的話,為了確保你的安全,一定要讓法利恩來保護你。」

「可是他又不是學校的學生,這樣隨便進出校園沒問題嗎?」

「這點你就不用擔心了。」李駿很開心的從旁邊的文件裡抽出一張紙來,朝柳展一揮著說:「這是法利恩的入學申請,已經得到校長的同意囉!所以說,從今天開始,法利恩就是我們這間大學的學生了。」

「動作也太快了吧!」

柳展一驚訝的看著李駿手中的紙,他加入學生會也只不過是昨天的事情,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就得到校長的同意,讓窮奇入學?

很明顯的,這其中一定有什麼「陰謀」在。

「所謂好事不多磨呀。」

雖然早就知道李駿的辦事速度很快,但是眼前的發展還是讓柳展一無力的拍額。之後他便看見李駿將手中的申請書放了下來,笑瞇著雙眼盯著他看。

明白李駿想要問的是什麼,柳展一便輕嘆了一口氣,緩慢道:「我今天一早來就收到校長室的通知,說要去接一名新老師。結果沒想到那個新來的老師,居然是久善哥的朋友,然後我就……」

「然後就?」

李駿一邊笑著一邊歪著頭,問著柳展一,但是柳展一的臉卻越來越紅的轉向一旁,抿著雙唇,完全無法把後面的話接下去說完。

看著柳展一那副嬌羞的模樣,再側眼看著額頭上爆出青筋、眉毛微微顫抖的窮奇,加上窮奇剛才不停用手背擦著柳展一臉頰的樣子,讓李駿嘴角的笑容頓時高高揚起。

之後他也不在繼續追問下去,反倒是故意將話題扯開來的對著兩人說:「現在既然你們都已經是學生會的成員了,那我有件事情必須跟你們說一下。」

「說吧。」窮奇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些怒火,但卻已經平復了不少。

而坐在沙發上的柳展一,也將頭轉回來正視著李駿,眨眼道:「說起來,昨天你說有事情要跟我講,叫我今天早點來學生會的……」

「對,因為我想這件事情必須先讓你知道。雖然說知道這件事情的話,有可能會讓你很想當場退出學生會,不過我想你應該不會因為那一點區區小事,就拋下身為朋友的我吧?」

聽著李駿略帶保守的話語,柳展一想也不想的就立刻回答道:「這要看是什麼樣的事情了。」

不是他真的這麼沒意氣,而是李駿的形容詞讓,他當下很後悔自己提出加入學生會的事實,而且依照李駿的行為來推斷,他要說的肯定是會讓自己心情變糟糕的事情。

又嘆了一口氣後,柳展一認命的說:「那你說吧,是什麼事情?」

 

 

待續~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