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引擎聲劃破了校園的寧靜,穿越過警衛所開啟的大門,帥氣的斜停在通往大樓的階梯前面。就在經過此地的學生們,不斷悄聲討論著這輛突然出現的法拉利時,車門輕輕的打了開來,戴帶淡褐色太陽眼鏡的帥氣男人,用手撥動著他那頭及肩紅髮,抬起頭來看著橫跨在大樓上的校徽。

經由太陽光的照射,男人的帥氣指數不斷攀升,看得其他圍觀的學生們,不分男女都張大了嘴巴,露出愛慕的表情來。然而男人卻似乎已經習慣了這個視線,完全沒有影響的關上了車門。

「這裡就是阿善說的學校嗎?看起來挺不錯的嘛。」

似乎對於學校的樣子很滿足似的,男子勾起了嘴角,頓時讓旁邊的女孩子們露出了驚喜的尖叫聲,但男人只是稍微往旁邊看了一下,像是在找什麼東西的用手搔著腦袋。

「奇怪了,阿善說會有人來接我啊……怎麼沒看見人影?」

男人困惑的不知道該怎麼辦,於是拿起了手機。當他正打算撥打電話詢問的時候,一個十分有禮貌、且讓他耳熟的聲音,從他的身後傳了過來。

「請問,您是今天新來的老師嗎?」

聽見這個聲音,男人很快的將頭轉向身後,太陽眼鏡底下藏注的雙眼,頓時睜得大大的,看著眼前低頭翻找手中文件的柳展一,然而柳展卻完全沒有發現對方臉上的表情,接著說下去。

「很抱歉,今天原本預定要來當嚮導學生臨時有事,沒有辦法來接待您,所以就由我來……咦?」

 

就在柳展一話才說到一半的瞬間,他看見一隻大手朝他的下巴伸了過來,並且用著極快的速度貼近自己,彷彿是在打招呼似的,輕輕的在柳展一的臉頰上落下一吻。

當柳展一發現這個「老師」居然二話不說,就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吻他之後,馬上腦中一片空白的傻愣在那裡,不只是他,就連站在旁邊的其他學生,也全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。

頓時,這片廣場似乎寧靜到只能聽見風聲吹過。

柳展一臉紅的恢復神智後,露出慌張的表情,硬是使力推開了這個男人。並且在拉開與這張帥氣臉旁的距離後,開始劈頭大罵:「你、你突然間的做什麼啊!」

「嚇到你了嗎?抱歉抱歉,因為我太高興能夠再見到你,所以不小心就做了蠢事。」

男人的臉上絲毫沒有歉意,只有著淡淡的興奮笑容,讓柳展一更加火大。

「別以為你是老師,就可以這樣戲弄學生!」

聽著柳展一火大指著他的鼻子大罵的模樣,男人知道柳展一還沒察覺出來他的身分,於是便伸出手指,輕輕的放在鼻樑間的太陽眼鏡上,緩緩道:「真過份呢,我還以為我那次的吻,會讓你永生難忘,沒想到你卻這麼快就忘了我。」

順著他說完這段讓柳展一錯愕的曖昧話語後,他摘下了太陽眼鏡,並且高高揚起嘴角,用著充滿輕率意外的笑容看著柳展一。

而柳展一,則是在看見男人的臉之後,驚訝的瞪大了雙眼,並用著顫抖的口吻喊出了男人的名字。

「……奎里?」

 


第一章  寵物是醋桶

 

「看來我還不算被你完全遺忘嘛,親愛的小貓咪。」奎里將太陽眼鏡掛在胸前的V字衣領上,然後將手放上了柳展一的肩膀,用手輕輕抬起了柳展一的下巴,「那麼,我們重頭再來一次吧?」

「什麼叫做從頭再來一次--」

柳展一聽見奎里這般曖昧的話語還有動作,氣憤的想要揮開這雙讓他厭惡的手,但就在他才想這麼做的時候,兩人面前卻傳來了一陣「咻--」的聲音,霎時間,奎里的耳邊劃過一根長長的掃把,離他的臉只差了短短的幾公分而已,讓他逗弄柳展一的手頓時愣了一下。

而柳展一也對這不知道從哪裡飛出來的掃把感到好奇。

奎里收回了放在柳展一下巴上的手,撫摸著臉頰上被掃把擦過的溫熱感,隨即將視線落在眼前的一個男人身上。

有著一頭亮咖啡色短髮的男人,用眼皮半掩蓋住那草綠色瞳孔,全身散發著可怕的氣息,單手向前做出了投擲的動作,而另外一隻手,則是大剌剌的放在黑色長褲的口袋中,給人一種屏息的氣勢。

這個人,正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拿著掃把,出現在這裡的窮奇。

「窮奇?」柳展一錯愕的眨著眼睛,不明白為什麼窮奇會出現在這裡,而他的另一隻手上,似乎拿著畚斗之類的東西……在家裡從來就不肯打掃的窮奇,怎麼可能會拿著打掃工具,出現在學校?

窮奇的雙眼始終落在那把手架在柳展一肩膀上的奎里,而他的語氣,更是冰冷到了極限,「我勸你最好三秒鐘之內把小柳放開,否則下一次,就不只是從旁邊擦過去而已了。」

奎里看著臉色鐵青的窮奇,嘴角揚起一抹微笑後,將放在柳展一肩膀上的手收回,像是投降一樣的高舉在耳朵兩側,然後低頭對著柳展一說道:「看來你已經有騎士在保護你了呢,公主。」

「什、什麼公主騎士的……我跟窮奇才不是那種關係!」柳展一聽見奎里說的話,馬上面紅耳赤的怒視著奎里。

「不過,對方似乎不這麼想喔。」奎里若有所意的笑了笑,讓柳展一百思不得其解。

就在他張開嘴,想要繼續跟奎里辯解的時候,他的手腕突然從後面被人抓住,硬是將他整個人轉了過去,之後,他便落入了一個寬大的懷中。

柳展一臉上的表情頓時愣住,而他的耳邊,也傳來了窮奇極度憤怒的聲音:「我們走!」

接著,他就整個人被窮奇連拖帶拉的邁開步伐,這時柳展一才趕緊回神過來,硬是推開窮奇說道:「不行啦!窮奇,那個人是新來的老師,所以學生會要負責照顧他--」

「我管你這麼多!總而言之,我不准你跟那麼危險的男人在一起!」

「喂,話不是這麼說的吧,這是我的工作……停下來啦!窮奇!」

柳展一不斷在窮奇的手中掙扎著,讓窮奇很不好走路。到最後,臉上已經寫滿不耐煩的窮奇,乾脆直接把柳展一攔腰抱起,夾在腋下拎著走。

「快點放我下來啦,窮奇!」

「閉嘴!」

不論柳展一如何掙扎,窮奇就是不肯把柳展一放下來。然而兩人就這樣一個掙扎一個不理會的慢慢離開了奎里的眼前,被丟下來的奎里只好無奈的撇嘴嘆息,回頭看著眼前的樓梯。

「看來,現在我又回到原本的狀況了。」

原本柳展一的出現就是為了帶領他去校長室,但是他一看見柳展一,就忍不住想要戲弄他,結果好死不死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,還把他的嚮導帶走了……害他現在又回到原點,繼續煩惱自己接下來該往哪邊走。

就在他離開了車子,走上樓梯的時候,在二樓的樓梯旁,已經有一個身影正在等待他的出現了。

奎里看著那倚靠在牆壁上,將雙手環抱在胸前的男人,忍不住露出了做壞事被抓到的苦笑,摸著後腦說道:「剛才的事情……你都看見了嗎?阿善。」

「對,我都看見了。」樊久善臉上的表情一片黑,看不出來有見到老朋友的喜悅表情,並且用著冷淡的語氣,對著奎里說:「我不是說了,叫你別再用這種態度玩弄阿一……阿一是個很單純的人,可是禁不起你這樣一再玩弄。」

「可是他那種可愛的模樣,真的會讓我忍不住就--」

樊久善根本不想聽奎里的解釋,他將背從牆壁上移開,轉過身背對著奎里,冷言道:「如果你再做出什麼讓我發火的事情,那你就別想在這裡工作了。」

一聽見好不容易能夠餬口的工作,會因為自己的好玩而飛走,奎里便馬上收起了玩笑態度,認真的點頭說道:「我知道了啦,拜託你別生氣了好嗎?阿善。」

樊久善側頭看了一眼奎里臉上露出的抱歉表情,深深嘆了一口氣,隨後用手抓抓雜亂的頭髮,走進轉角裡面。

「我就先暫時相信你的話。記住,事不過三。」

「事不過三。」奎里笑了笑,隨後便跟上了樊久善離去的腳步。

 

 

待續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