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展一的背後突然傳來一陣冷意,讓他像是被電到般的抖了一下身體。

察覺到柳展一沒來由的顫抖,樊久善便側頭問道:「怎麼了嗎?」

「總、總覺得好像有人在窺視我一樣……」柳展一怯怯的轉過身,看著背後,但是在他身後的路上,卻完全沒有任何人影,不禁讓柳展一的臉色變得有點慘白起來。

看見柳展一一副緊張兮兮的模樣,樊久善忍不住笑著問:「你是在擔心奎里嗎?」

「誰?」這個從沒有聽過的名字傳入耳中,讓柳展一好奇的抬高了眉毛。

 


「奎里啊,就是剛才那個偷襲你的人。」

這下子,柳展一總算知道剛才那個怪人叫什麼名字了。

樊久扇看著柳展一懊惱的樣子,雖然對奎里所做的事情感到生氣,但卻還是覺得很好笑的將嘴角上揚,朝柳展一說道:「你別擔心,那傢伙雖然個性很古怪,但不是個壞人。」

一聽見樊久善的話,柳展一瞬間一愣,驚訝的說:「……咦!那、那個人是個男人嗎!」

樊久善聽見這番話,就知道柳展一根本沒察覺到,奎里是個男人的事情。

於是他對他伸出了食指,解釋道:「沒錯,奎里可是個百分之百的真男人。難道你沒注意到他的體型比較寬大嗎?一點也不像女生。」

「沒想到那張漂亮的臉,居然是長在男人身上,害我沒察覺出來。」聽見樊久善說的話,柳展一馬上露出無奈的表情,苦笑著。

要是這件事情被窮奇知道的話,不知道他會不會嘲笑他一輩子。

說起來,最近他的身邊,總是莫名奇妙的出現一大堆詭異的男人,唯一的女孩子,就只有那個瘋狂追著窮奇到處跑的戴安娜了。說實話,柳展一還真不認為戴安娜是個「女孩子」,她那種大膽的態度還有個性,就像是個男人一樣。

聽見柳展一的低喃,樊久善忍不住噴笑了出來。

「哈哈,沒關係沒關係,你也不是第一個把他誤認為是女孩子的人了。」

「他那張臉簡直就是犯規嘛,哪有男人會長得這麼漂亮的?」柳展一倔強的揪起了嘴,將雙手環抱在胸前,不太高興的生氣道。

為了安慰柳展一,樊久善再度把手放在他的頭頂上,寵溺的搓著,「別生氣別生氣,其實他也不是有意的啦!硬要說的話,那就有點像是他在試驗你是個怎麼樣的人的感覺。」

「既然如此,那久善哥你也被他『試驗』過囉?」

「啊,這個嘛……」樊久善收回了放在柳展一頭頂上的手,用手指摳摳臉頰,別過臉看著身旁的大門,擺明的很想轉移話題的說道:「你家到囉。」

聞言,柳展一這才發現已經回到了自家大門前,而森下就站在門前,不斷來回踱步,直到看見了帶著柳展一出現的樊久善,才欣喜的露出微笑,快步衝到兩人面前來。

「展一少爺,太好了……您回來了。」

森下看見柳展一之後,便大大的鬆了口氣,隨即換上平時的冷漠態度,對著樊久善恭敬的說道:「樊先生,好久不見了。謝謝您送我家少爺回來。」

「森下,你還是老樣子,眼裡永遠都只有阿一一個人。」樊久善對著森下微笑說著。

「這是當然,因為展一少爺對屬下來說,是無可取代的存在。」

「有你守護阿一,我也很放心。」

「是,屬下一定會用這條命,誓死保護展一少爺的安全。」

聽著兩人對話聽到有些汗顏的柳展一,忍不住開口對兩人說道:「我說……你們兩個可不可以不要用這種語氣交談?感覺好像我要出征打仗一樣。」

「這正是森下有趣的地方啊。」樊久善倒是玩得很開心的拍著柳展一的肩膀,滿臉微笑的說著,而後他將手放在後腦杓上,轉頭看著柳家大門,有些懷念的說:「說起來,我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來找柳老大了,乾脆我就跟你一起回去好探望一下柳老大吧。」

「爺爺如果看見久善哥來,一定會很高興的。」

「我看他應該只想找我陪他打一場吧?」

「我想也是。」柳展一想起以前常看見柳日揚與樊久善在庭院裡切磋的模樣,就開始懷念起以前小時候住在這裡的那段回憶。由於他完全不善於打架,所以爺爺總是找不到對手可以切磋,不過自從認識了樊久善後,柳日揚的臉上也多出了笑容。

同時,也讓他鬆了很大的一口氣。

而柳日揚也將樊久善當成自己的親身兒子一樣疼愛,以前還說過要讓他娶自己的女兒,入贅到柳家來呢。不過後來聽說樊久善拒絕了柳日揚的好意。

在聽見兩人決定好了之後,森下也馬上對著樊久善行禮道:「那屬下先去通報老爺一聲。」

「好,麻煩你了。」

樊久善對著森下點點頭,就讓森下先一步的走進大門裡去,通知柳日揚。

看著森下離去後,樊久善便看著柳展一問道:「說起來,你的寵物呢?怎麼沒看見牠跟著你?」

樊久善突然的問題,讓柳展一赫然想起了樊久善與自己一樣,都是契約者的事實。不過,到現在為止他都還沒有見到樊久善的外星人寵物,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。但是只要一想到樊久善有可能會是敵人,柳展一就忍不住難過的垂下了眼簾。

或許是察覺到柳展一心裡所想的事情,樊久善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髮,溫柔的笑道:「怎麼了?你是在擔心我是不是你的敵人嗎?」

「久、久善哥……」柳展一低喃著樊久善的名字,但是後面想問的問題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。

這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讓樊久善忍不住失笑道:「你不用擔心,阿一。不管怎麼樣,你的久善哥永遠都會跟你站在同一陣線的,所以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敵人。」

「真的嗎?」聽見樊久善說的話,柳展一心中的大石頭瞬間落地,他抬起頭,用著不曾在別人面前露出的軟弱表情,拉扯著樊久善的衣服,著急的問著:「久善哥,你真的真的不會變成我的敵人嗎?不管怎麼樣,都會永遠跟我站在同一陣線嗎?」

畢竟柳展一最不想為敵的,就是樊久善。

他想相信樊久善的話,相信他不是敵人--就算只是短短的這一瞬間,也沒關係。

看著柳展一對自己露出孩子氣模樣,樊久善便用著溫柔的目光,寵溺的捏捏他的臉頰,說道:「對,我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危害你的事情的。」

「太好了……」彷彿是鬆了一大口氣,柳展一將頭頂在樊久善的身上,閉起雙眼,沉重的說:「我一直好擔心,萬一久善哥你是我的敵人的話,我一定沒有辦法跟你為敵的。」然而在放下戒心之後,柳展一便好奇的抬起頭,眨著眼睛問道:「那麼久善哥,你的寵物呢?」

「這個嘛……他比較忙,所以我們很少見面。」

「你們很少見面?這樣沒關係嗎?」

「沒關係的,我們都相信對方能夠自己照顧好自己,所以從來就不干涉對方的生活。」

一聽見樊久善說的話,柳展一臉上的神色立刻起了些微的變化。他再度垂下眼簾,露出了些許傷心的表情,抓著樊久善衣服的手,也握緊起來。

「信任……嗎?」

柳展一在心裡面不斷問著自己,到底他應該怎麼做,才能讓那嘴硬的窮奇完全信任自己呢?他很想開口問樊久善這個問題,但是,他還是選擇了沉默,把這問題留給自己解決。

 

 

待續~
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