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山、山本!」柳展一一臉錯愕的看著慢慢轉過頭來看著他的山本晴,心中頓時充滿了內疚,他沒想到山本晴居然會突然間衝上來,替他擋下這一掌。

他伸出手撫摸著山本晴發紅的臉頰,充滿罪惡感的垂下了眼簾:「對、對不起……如果我讓開的話就好了。」

「沒關係的。」山本晴依然充滿笑容的看著柳展一,一點也不在意的說道:「你是我的第一個朋友,為了你,被打一巴掌根本不算什麼。」

「山本……」



柳展一無言的看著山本晴,默默的接受了他的溫柔。這個畫面看得站在不遠處,原本想要衝過去把優紀子碎屍萬段的窮奇很火大,但是李駿卻拉住了他,沒讓他去打擾這極好的「氣氛」。

就旁觀者來說,他還挺想看看這接下來的劇情會如何發展下去。

「山本,你……你怎麼突然冒出來?難道你不知道你的臉是很重要的嗎!」愣了一下子的優紀子回過神來,緊張得手忙腳亂,還不忘責備罪魁禍首--柳展一。

「都是你害的!萬一山本的工作出了什麼狀況的話,我一定會告你告到底!」

「我?」柳展一指著自己的鼻子,不服氣的脹著臉頰,張開嘴想要跟優紀子對抗到底,但是山本晴卻閃身擋在他的面前,遮擋住他看著優紀子的視線。

「優紀子,剛才是我自願去接下那個巴掌的。還有,我不准妳欺負我的朋友。」

「朋友?」優紀子聽見山本晴說的話,不相信的哼了哼鼻子,「你消失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,就交到了『朋友』?我看應該是他給你灌輸了什麼奇怪的觀念,所以你才會誤以為他是你的『朋友』吧?」

「喂,蛇蠍老太婆,不要隨便給人冠上罪名好嗎?」

「難道不是嗎?我看你早就知道山本的身分,所以才會利用美色接近他的吧!」

「什麼美色啊!看清楚,我是男人!」

「哪有男人長得這麼小一隻啊!」

「難道一定要很高大才叫做男人嗎?那底下那位小弟弟該怎麼辦!」

「我哪知道怎麼辦,自己去解決!」

兩人的對話似乎已經偏離到很遠的軌道上去了。

見到兩人爭執不休的狀況,站在一旁的李駿便鬆開壓制住窮奇的手,一得到自由的窮奇就像是拖了韁的馬,馬上就飛奔到柳展一的身邊來,一把將他整個人緊緊的抱進懷中,側身擋住咄咄逼人的優紀子。

「吵死了,女人。我不准妳用那種沒教養的手指著小柳。」

一看見突然登場的窮奇,優紀子氣紅的表情馬上呆住,沒過兩秒鐘,她馬上就換上專業的表情,眼神閃亮的朝窮奇問道:「喔喔,你長得真不錯,有沒有興趣來當模特兒或明星啊?我有辦法把你栽培成超級巨星喔。」

「什麼星?我才不想當那個巨大的星星咧!現在的我,只要有小柳就可以了,其他東西我不需要。」

完全把優紀子列為「敵人」的窮奇,像是拒絕推銷一樣的回絕了優紀子的請求,但是優紀子卻沒有因此退縮,反而像是被挑起了挑戰慾望一樣,繼續問著。

「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喔!不但可以一夕成名,而且還能夠賺進不少錢,你的家人會引以為傲,而你也可以變成所有少女心目中的『王子殿下』……」

「我不想成為什麼王子殿下。」窮奇冷哼道:「妳最好趁我還沒有完全發火之前,快點從我面前消失,不然我絕對會衝過去咬斷妳的脖子。」

說完,窮奇像是充滿戒心的野狗一樣,對著優紀子露出牙齒,低吼著。

見到窮奇擺出了那種快要撲上去咬人的樣子,李駿也不能繼續坐視不管了。於是他慢慢走上前來,對著優紀子和山本晴說道:「很抱歉,佔用了你們的時間。不過現在應該不是抓新人的時機吧?根據妳剛才所說的……你們應該已經有很多行程都delay了,不是嗎?」

聽見李駿這麼說之後的優紀子這才突然間想起來,大聲驚呼:「啊,說得也是!山本,快點給我進車子裡去。」

山本晴不敢違背優紀子的命令,只好垂著不捨的眼神,看著被窮奇圈住脖子,快要沒氣的柳展一。忽然,他像是想起什麼事情般的,走到窮奇與柳展一的面前來,摘下了自己的帽子,帶在柳展一的頭頂上。

突然被人罩住頭的柳展一摸著頭頂上的帽子,抬起臉來對上了山本晴露出的寂寞微笑。

「這頂帽子就送給你吧,當作是我們成為朋友的紀念品。」

「可是山本……」柳展一呆呆的看著他的頭頂,問道:「那你的地中海禿頭怎麼辦?」

山本晴聽見柳展一的問題,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但是他卻沒有回答,只是轉身走進了保母車裡面去。在他進去之後,優紀子也趕緊上了車,一關上車門,保母車馬上就揚長而去。

看著車子快速的急轉彎,消失在視線禮之後,柳展一拿下了頭頂上的帽子,像是現在才想起來似的,轉頭問著滿臉笑容的李駿:「喂,我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?我是不是漏掉了什麼重要的事情?」

聽見柳展一的問題,李駿忍不住「噗」的一聲笑了出來,掩嘴道:「還記得早上的新聞報導嗎?」

「山本晴來到台灣的消息?」

「對,就是他了。」

「……咦--難道說……可、可是他說這個名字在日本很常見啊!」

「小柳柳,你還真的相信這種小謊言?」

柳展一再度愣住,停滯三秒鐘後,才又慢慢張開了嘴,結巴道:「到、到剛剛為止,我一直都跟一個超級巨星在一起嗎?」

「就是這樣沒錯。」

柳展一呆呆的看著手中的帽子,然後露出了笑容。看見柳展一盯著帽子露出傻笑,窮奇忍不住吃醋的想要把帽子拿走,但是卻被柳展一一個收手,讓他撲了個空。

「那種東西,把它丟掉!」

「我才不要。」柳展一開心的戴在頭上,然後用力的朝窮奇的腳上踩了一腳,痛得他放開手,這才讓他重獲自由。

「柳展一,我命令你把那東西丟掉--」窮奇眼角含著淚水,拐著腳指著柳展一說著,但是柳展一卻完全當作沒聽見似的,漸漸走遠。

李駿慢慢來到滿腹醋勁的窮奇身旁,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搖頭嘆息道:「我看你就算了吧,小柳只不過是交了個朋友而已,你也別這麼擔心啊。」

聽見李駿說的話,窮奇忍不住冷哼了一聲,把他放在肩膀上的手給拍掉。

「難道你完全沒有察覺到嗎?」

「察覺到什麼?」李駿摸著被窮奇打飛的手,好奇的問道。

窮奇垂下了眼,嚴肅的瞇了起來。

「剛才那台大車子裡面,有著一股很熟悉的臭味……」



第二集試閱結束~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