積壓許久過後的自由,真的讓人心曠神怡。現在走在公園裡面,吃著冰淇淋的兩個人,就是最佳寫照。

「這家冰淇淋店還不錯吧!」在報紙上面看過這間有名的冰淇淋店的消息之後,柳展一就一直想要來吃吃看,只不過最近都被窮奇「強制」留在家裡,所以他就算是想吃,也吃不到。

現在總算躲開了窮奇的耳目,他當然要來吃吃看這間「傳聞中」很好吃的冰淇淋囉。果然在他舔了一口之後,不枉費他偷跑出來的心意,冰淇淋的美味讓他幾乎快要融化了。

走在柳展一身旁的山本晴也津津有味的吃著手中的冰淇淋,跟柳展一一起露出了滿足的笑容。

「真的很不錯。」

「對吧對吧!這軟綿綿的口感跟一般的冰淇淋很不一樣,加上它的現打鮮奶油,簡直是極品!」



「你形容得真貼切。」山本晴忍不住笑著說。

「哈哈哈,可別小看我。我可是在各式各樣的店裡面打過工呢。」

柳展一趴在河邊的欄杆上,欣賞著在清澈的小河裡面玩水的小孩子們,然後側頭看著頭頂上戴著帽子的山本晴,問道:「這麼大熱天,戴著帽子不會很悶嗎?」

「很悶啊。」山本晴很自然的就回答了柳展一的問題,「但是我不能脫掉帽子……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、因為……」山本晴聽見柳展一很自然的發問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好,於是只好說道:「因為我頭頂上有一個很大的禿頭,為了防曬,所以不能脫掉帽子。」

「禿頭?」柳展一看著山本晴俊俏的五官,還有高大卻又不會太壯碩的身體,覺得可惜的說:「這麼年輕就有地中海禿頭,真是老天無眼。」

「哈哈……就、就是說啊。」山本晴只能為這個謊言露出苦笑,繼續舔著手中的冰淇淋。

趴在欄杆上的柳展一已經將手中的冰淇淋吃光光,把最後一口餅乾丟進嘴巴裡之後,他看著底下玩水玩得很開心的小孩子們,忍不住羨慕的說:「唉,當小孩子真好,完全不用去擔心明天會不會沒有飯吃,或者水電費沒繳的話會被斷電之類的問題。」

聽見柳展一這麼說,山本晴也一口將手中的冰淇淋吃光,轉過身來跟柳展一一起看著那些玩水的小孩子們,一起嘆氣。

「也不用天天被工作壓得半死半活,連點休息時間也沒有。每天就像趕場一樣,不停的工作、工作,結果到最後,都已經忘了自由是什麼滋味。」

「嗯……這樣聽起來,我們還蠻像的嘛。」柳展一把臉頰枕在手掌心上,撐著頭看著山本晴,「對了,我明天有在園遊會擺攤,如果你會來的話,記得來找我。我會免費做一個可麗餅請你吃的。」

「真的嗎?我一定會去的。」山本晴開心的看著柳展一,興奮的握住了他的手,「你真是個好人,能遇見你真幸運。」

「你也是個不錯的傢伙啊。」柳展一拍拍山本晴的肩膀說著。他也很喜歡這個天真的新朋友,雖然只知道對方的名字,但是他卻對他充滿了好感。

之前他的身邊都是外星人,現在總算是遇到了一個「地球人」了。

才剛這麼想的他,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緊急煞車的聲音。握著手的兩人,立刻同時看向緊急煞車的聲音來源,然後,同時傻眼。

「糟糕了,一定是優紀子要來把我抓回去的!」

「糟糕了,一定是窮奇他們要來把我扛回去。」

兩人同一時間害怕的說著,然而在兩人說完這句話之後,馬上驚訝的看著對方,然後又笑了起來。

「我們真的很有默契。」

「哈哈,真的很有默契呢。」柳展一發現自己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大笑了,但是,現在好像不是笑的時候。

因為兩台車子面對面的停下來,打開車門之後,分別走出了兩個背後燃燒著熊熊火焰、雙眼散發著可怕光芒的人影。其中一個,當然就是李駿載著跑出來找人的窮奇,而另一個嘛,則是搭著保母車過來抓人的優紀子。

「小柳!」

「山本晴!」

窮奇與優紀子的聲音同時響徹雲霄,然而接下來的那句話,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吼了出來||

「『你給我過來!』」

柳展一和山本晴相視苦笑,然後一起轉頭過去看著分別來抓他們的兩個「監護人」。

「唉,還是被找到了嗎?」柳展一看著手背上的圖騰,深深嘆了口氣。這個有定位效果的圖騰還真的很麻煩,讓他想躲避窮奇都躲不了多久。

而山本晴則是很無奈的看著直朝他衝過來的優紀子,將雙手攤開放在胸前,勸說道:「優紀子,妳不要這麼緊張。我只是……」

「只是什麼?你知不知道你已經害整個行程表亂掉了?還有,你居然放總裁鴿子!」

「我不是故意的嘛。」

「我知道你是有意的!」說完,優紀子走過來一把拉住了山本晴的耳朵,還不忘側眼瞪著站在一旁的柳展一,「哼,這又是哪家八卦雜誌的記者?山本,你沒有跟他亂說什麼消息吧!像這種看起來越平民的人,越不能相信,不然哪天被人出賣了都不知道。」

以為柳展一完全聽不懂日文的優紀子不斷用日文質問著山本晴,嚇得山本晴緊張的不斷揮手想要解釋,但卻徒勞無功。當他害怕柳展一會生氣的抬起頭來,看著他的時候,卻看見柳展一露出了一抹讓人全身發毛的笑容,看著凶神惡煞的優紀子。

「啊?妳說誰會看起來很平民啊?我才不會為了那點小錢就出賣朋友呢,妳這個滿臉雀斑的蛇蠍老太婆。」

柳展一很不忌諱的用日文,把這句話說了出來,頓時讓優紀子的臉色大變,她氣沖沖的高舉起手,朝柳展一的臉上揮過去。但是柳展一卻完全不怕的站在那裡,連閃也不閃。

「啪」的一聲,柳展一與優紀子同時瞪大著雙眼,看著那替柳展一擋下一巴掌的山本晴。發覺自己居然打了山本晴的臉,優紀子當場張著嘴巴愣在原地。




待續~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