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肯認輸的柳展一,開始亂抓著窮奇的頭髮,但是身材比窮奇小很多的他,很快的就被窮奇抓住手腕,不讓他繼續騷擾下去。但是柳展一可不會因為這樣就投降,他一腳踢向窮奇的臉,並使出全身的力氣想要從窮奇手中掙脫出來。

柳展一連襪子也沒穿的臭腳丫,就這麼樣的貼在窮奇的臉上,把他整個人給惹火了。

他使力把柳展一拉了過來,抓住他的雙手,然後站了起來,像是在抓著小貓一樣的把柳展一給騰空舉起。沒辦法反抗的柳展一不斷扭曲著身體,但是卻還是無法逃脫出來。

窮奇走向床邊,把柳展一朝床上一扔。柳展一的臉重擊在軟綿綿的床上之後,他就趕緊用雙手把身體撐起來,但是才剛轉過頭去,他就看見窮奇露出可怕的笑容,雙眼散發著閃亮光芒,手裡還拿著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繩子,一腳踏在床上,像是要對犯人用刑一樣的看著柳展一。

看見這樣子的窮奇,柳展一忍不住呆住了。

「窮……窮奇?」



他遲鈍的喚著窮奇的名字,然而下一秒,窮奇卻拿著繩子朝他撲過來,嚇得他捧著臉,露出比「吶喊」那幅名畫還要驚恐的表情,大聲慘叫。

「哇啊--」

在緊閉著眼睛之後,他感覺到身上好像被什麼東西緊緊貼住,當他張開眼睛時,他才發現自己居然變成了春捲,被包在棉被裡面,還用繩子捆住。他像個毛毛蟲一樣的在床上蠕動著,但是卻有一雙大腳從天而降,把他整個人給踩住,不讓他亂動。

柳展一抬起頭來看著窮奇一副獵到獵物一樣的,雙手插在腰上,致高而下的堆滿臉上的笑容看著他,忍不住將臉染上一片黑。

「窮奇,你有事沒事把我綁成毛毛蟲做什麼?」

「綁成這樣的話,你就沒有辦法亂跑了,對吧。」

窮奇將雙手放在胸前,說得一副很有道理的模樣,而一旁的李駿則是已經開始偷偷竊笑了。

「你這笨狗,快點把我給放了!」

「不准說本王子笨!還有,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去跟李駿約會的!」

「我都說了不是約會!而且,我根本就還沒有答應啊!」

「那又怎樣?反正你一定會答應的吧?既然如此,我還不如早點把你給綁住。讓你跟李駿兩個人出去約會,太危險了。」

「跟你一起去比較危險吧。」柳展一忍不住小聲反駁道。

「吵死了,我這是在保護你!」

「我不要這種像毛毛蟲一樣的保護法!」

聽見柳展一的抱怨,窮奇立刻安靜下來,但下一秒鐘他卻彈舌道:「嘖,你還真是個麻煩的傢伙。那你說,你想被綁成什麼形狀,我幫你改就是了。」

「重點根本不在形狀上面吧!」

「不然你是要怎樣?」

「我要你放開我!放‧開‧我!」

「都說了我不會放你走的!」

「窮奇--」

正當柳展一正和窮奇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安安靜靜坐在一旁的李駿站起身來,然後慢慢的走到床邊,蹲在柳展一的面前微笑的看著他。

「我來幫你解開。」

柳展一馬上用著充滿感激的神情,彷彿見到就是主一樣的看著李駿,但是李駿的話卻讓窮奇不爽到了極點。他一把抓住了李駿的肩膀,阻止他繼續解開繩子,用殺人般的目光瞪著李駿轉過來的笑臉,低聲吼著。

「我不准你碰小柳。」

「我只不過是要幫他解開繩子而已。」

「我才不管你的理由是什麼,總之你給我離小柳遠一點。」

「醋勁真大。」李駿笑了笑,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,「你先冷靜一下,我只是想要帶小柳去學校而已。明天就是校慶了,身為學生會的成員,我必須去幫忙,不過剛好人手不足,所以我想請小柳去幫忙。」

聽完李駿說的話之後,窮奇頓時呆在原地,但是過不到三秒鐘,他卻又馬上激動的握著拳頭朝李駿的耳朵喊道:「不、不准你這麼親暱的叫他小柳!那是我專用的名字,你要喊,自己去想一個!」

柳展一聽見窮奇說的話之後,差點沒昏倒。拜託,能不能不要這麼光明正大的在他面前討論「如何稱呼他」這個話題?還有李駿,拜託不要這麼認真的開始思考好嗎?現在應該先替他把繩子給解開來才對吧!

他還可以聽見電視機裡的戴安娜正在偷偷笑的聲音呢。

「嗯……那我就不客氣囉。」李駿笑著轉過頭來看著我,然後親切的說道:「如何,陪我去學校幫忙吧?小柳柳。」

結果只是在後面多加一個字而已啊。

李駿你也太沒創意了吧!

「喂,這樣不是沒什麼差別嗎?」窮奇顫抖著眉毛,雙手交叉放在胸前,臉上的表情充滿了威脅意味,狠狠的瞪著李駿的笑臉。

「有差啊,差了一個字。」

「差一個字也不行!」

「你的規定還真多。」

李駿有點懊惱的皺了皺眉頭,然後又低頭開始思考,最後,他做出了最後的決定,然後張開嘴。但是我卻不給他機會說出口,直接扭動身體從床上跳起來,大聲抗議著。

「夠了夠了!你們兩個都不准給我繼續鬧下去了!」

窮奇和李駿看著我這隻從地上跳起來的毛毛蟲,臉上都露出了呆滯的表情。我不悅的脹紅著臉,火大的說道:「快點把我解開來,不然你們兩個以後都休想吃我做的菜了!」

一聽見以後都沒東西可吃,兩個人馬上衝到柳展一身旁來,手忙腳亂的替他解開了繩子。終於得到自由之後的柳展一,站在床上伸伸懶腰,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。不過電視機裡的戴安娜卻露出了很可惜的嘆息聲。

「唉,真不好玩。我還想繼續看下去呢。」

「妳別給我在那裡幸災樂禍!」柳展一從床上爬起來,把身上的繩子拿掉,瞪著電視機裡的戴安娜說:「說起來,事情會變成這樣,還不就是因為妳突然說了那句奇怪的話,才會害我變成毛毛蟲的!」



待續~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