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飛機低聲滑過桃園中正機場,在跑道上緩衝之後,慢慢的停在了「專屬」的位子上。

當這架小型私人飛機一打開了機艙,掛著長梯的車子馬上就開了過來,緊緊的吸在它開啟的門上,而後,一個帶著太陽眼鏡、穿著明星設計師特地裁製的衣服、帶著一股耀眼的光芒,踏上了梯子。

看見藍藍的天空,他的心情立刻好了起來,嘴角上揚的微笑,幾乎快要把站在底下迎接他的黑衣保鑣與空服人員,迷個半死。

他用手撩起那一頭顯眼的橘髮,順著手指的縫隙,將柔軟的短髮高高梳起,抬頭挺胸的大口呼吸著外面的空氣。

「終於到了。」

在大大的伸個懶腰之後,他走下樓梯,來到早在三天前就已經來到台灣的經紀人面前。

「啊,優紀子!」一看見如同親生姊姊般的經紀人,他馬上加快腳步,像個興奮的孩子一樣,開心的來到她的面前,問道:「我們要先去哪裡玩?」

優紀子的額頭上頓時爆出青筋,用手中的行程表重重的朝他的頭頂上砸過去,痛得他眼角含淚的抬起頭來,不明所以的眨著眼睛,盯著優紀子看。

「我看你根本沒有搞清楚來這裡的目的,對吧?」她推了推眼鏡,看著他一副對所有事情都頗有興趣的模樣,便翻開手中的行程表,對著他說道:「首先,十點先去跟華●國際音樂的總裁見面,再來十二點半去錄音室錄你的最新單曲,下午兩點去演唱會現場排練,三點跟演唱會的贊助商見面,五點去上節目說明你最新參演的電視劇,六點半跟電視劇導演見面,七點雜誌訪問,九點參加電視錄影,十點……」

「拜託妳不要再唸下去了啦,優紀子!」實在無法再繼續聽下去的捂住了雙耳,男子成熟的臉上露出了孩子氣的表情,不斷甩著頭說:「妳這樣排下去的話,我不就沒有時間玩了嗎?」

「玩什麼?」優紀子抬起頭來,眼鏡瞬間一亮,嚇得男子退後好幾步,「山本,你別忘了你是來這裡工作,不是來觀光的!再說,你如果到處亂跑,結果被媒體或是粉絲發現的話,那你就別想全身而退了!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山本晴很不願意的垂下了肩膀,卻又沒有辦法反駁的抿著唇,做出最後的讓步,怯怯的問道:「真、真的一點空閒時間也沒有嗎?」

優紀子像個管教孩子的媽媽一樣,看著露出撒嬌表情的山本晴,重重的嘆了口氣。接著他翻開了手中的行程表,停在某一頁之後,對著眼前充滿期待表情的山本晴說道:「有一個空檔。」

「咦!什麼時候?」聽見終於有時間可以鬆口氣,山本晴立刻開心的雙眼散發出歡喜的光芒,直直的盯著優紀子看。

優紀子將手中的行程表闔起來,然後說道:「明天你要去參加某間大學的校慶,聽說那裡有園遊會,你可以在開幕典禮結束後,去逛一下。不過,只有十分鐘的空檔喔。」

「園遊會!」山本晴開心的張開笑容,激動的衝過去緊緊抱住了優紀子,「謝謝妳!優紀子--」

「不要把我抱得這麼緊!」

說完,優紀子立刻伸出拳頭,朝山本晴的下巴來了一記上勾拳。





第一章  寵物是愛吃醋的

「記者所在位置是桃園中正機場,目前這裡聚集了許多引頸期盼的粉絲們,想要一睹天才明星||山本晴本人,剛才山本晴所搭乘的私人班機已經抵達了,再過不久之後,山本晴就會出現在所有熱愛他的粉絲們面前。」

早晨的電視不斷的播送著這個消息,不管轉到哪一台,都是在報導這個從日本飛過來台灣,進行巡迴演唱會與宣傳偶像劇的藝人。

在廚房做早餐的柳展一,側耳聽著新聞的報導,翻著手中的平底鍋,將香噴噴的鬆餅換了一面。

「這個叫做山本晴的傢伙,到底是什麼來頭?」窮奇用爪子撐著頭,慵懶的趴在柳展一最愛的水藍色抱枕上,爪子裡的遙控器不斷的轉著台,但是不管轉到哪裡,都是「山本晴」的報導,這讓牠開始有點火大了。

「為什麼每一台都要報導這個傢伙!」牠從水藍色抱枕上跳起來,將抓子裡的遙控器重重的丟到地板上去。「我的日劇咧?我還不知道那傢伙有沒有恢復原狀啊!」

柳展一無奈的聽著窮奇的報怨,無奈的嘆了一口氣。自從窮奇迷上了一部叫做《絕對達令》的日劇之後,不分白天晚上,只要一有重播,牠都會安靜的坐在電視機前面,目不轉睛的看著。

他從來沒想過,身為外星人的窮奇居然會對日劇有興趣,而且還著迷到有點中毒。

「不要對遙控器出氣。你的日劇是下午五點才會撥出,不是嗎?現在才早上十點鐘,所以說,你還得再等七個小時才行。」

一邊悠閒的說完之後,一邊伸手捧起茶杯,非常優雅的喝著柳展一泡的廉價茶葉的,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每天早上八點一定會跑過來串門子的李駿。

柳展一發誓,他完全沒有要讓李駿進門來的打算。誰知道李駿會每天準時八點跳上他家陽台,笑笑的把窗戶敲破之後,再塞錢給他說來賠償,然後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的,坐下來跟他伸手要早餐。

連續過著一個星期這樣的生活之後,柳展一總算投降了,直接把窗戶打開,讓他不要再繼續請工人來維修窗戶……他已經修到打電話過去,工人馬上就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了。

將熱騰騰的鬆餅放上盤子之後,柳展一將它端到了小桌子上,窮奇一聞到鬆餅的香味,馬上就不管電視上那些尖銳的尖叫聲,與記者激動的報導。「碰」的一聲變回了人類的樣子,一把抓起柳展一剛放好的叉子,豪爽的從盤子裡插起一大塊鬆餅,放進嘴巴裡。

「好吃、好吃!」窮奇滿足的捧著臉頰,又伸手過去叉了一塊起來。

柳展一坐在看著報紙的李駿對面,撿起被窮奇丟掉的遙控器,將電視聲音稍微轉大了些。

「山本晴本人現在已經過了海關,並開始對粉絲們招手。現場除了肩叫聲不斷之外,因為太過興奮而昏倒的粉絲也不計其數,幸好機場早已準備好醫護人員,在現場隨時待命,讓那些興奮過度而昏倒的粉絲在第一時間內受到最良好的照顧。」

這並不是記者誇大其辭而做的噱頭,因為在這名記者說完之後,她的身後立刻有一名粉絲倒下,接著兩三名穿著白衣服的醫護人員就立刻衝上前來,用擔架將那名昏倒的粉絲抬下去。

有誇張到這種地步嗎?

雖然柳展一並不了解藝人或者演藝圈之類的東西,不過「山本晴」這個名字,他多多少少還是有聽過一些。因為他們學校的校慶請來的特別來賓,正是這個藝人。

據說他好像要在校慶大會上面演唱最新主打的歌曲,然後還會辦場小簽名會。打從一個月之前學校確定要請山本晴過來之後,他就常常聽見學生的熱切討論。

聽久了之後,柳展一對這個叫做山本晴的藝人,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。

山本晴,今年十八歲。兩年前成為了封面雜誌的模特兒之後,迅速的竄紅起來,不單單是在唱歌方面,得過MS的新人排行榜前三名,在演戲方面,更是受到不少導演的青睞與喜愛,對經紀公司來說,山本晴就是個天才型的藝人,不管是走哪條路都沒有問題。

不過,人紅是非多。山本晴的八卦新聞也是多到可以綜合起來,重新出一本「特別報導」。柳展一相信,如果真有出版這本的話,應該也會瞬間搶購一空吧?

這次這當紅藝人會來到台灣,好像是因為要舉辦演唱會,還有順便宣傳新偶像劇。看來在山本晴來的這幾天,新聞都會不斷放送著他的消息。也就是說--最近的新聞可以不用看了。

「我吃飽了。」窮奇打了個飽嗝之後,便伸直兩爪,向後一躺,舒舒服服的倒在柳展一的床上。

柳展一看了一眼懶散的窮奇之後,繼續吃自己的早餐。李駿則是收起了報紙,將報紙放在地上,也開始吃起鬆餅來。

「就連報紙上的頭條也是山本晴呢。」

「反正台灣的報紙只需要看頭條就好。」

「也對。」李駿頗有同感的點點頭,然後看著柳展一問道:「對了,你今天不用去打工,沒錯吧?」

柳展一點了點頭。

「那你要不要陪我出去一下?」

聽見李駿的邀約,柳展一立刻好奇的抬高了眉毛,順口問:「陪你去哪裡?」

就在李駿正要開口說明的時候,電視機的畫面頓時跳掉,冒出了一張露有詭異笑容的大臉,似乎是貼在螢幕上的對著柳展一和李駿說道:「你們兩個要去約會,對吧。」

一見到那張充滿詭異笑容的戴安娜,柳展一馬上冒出青筋的指著電視機說道:「不要隨便從別人家的電視機跑出來!」

「唉呀,難道說我打擾了你害羞的回答?」

戴安娜竊笑道,卻惹來柳展一更火大的火氣。不過,他卻沒時間回嘴。因為躺在床上的窮奇已經從床上跳了起來,從頭頂冒出他的兩個狗耳朵,雙眼散發著火光,撲到柳展一的面前來。

「你居然要背著我跟李駿去約會!」窮奇把柳展一壓在身下,雙眼直盯著柳展一的臉。

「誰背著你!你明明就在旁邊不是嗎!」柳展一伸手推著窮奇的胸膛,指著他愚蠢的腦袋瓜反駁著,「再說,你也沒必要用那種『發現老婆紅杏出牆』的語氣質問我吧?」

「你是我的契約者,質問你的去處又有什麼不對了?」

「你是我的寵物狗,所以我沒必要跟你報備行程吧?」

「哼,不准你回嘴!」

窮奇將額頭往柳展一的額頭重重一撞,痛得他馬上用手捂著發紅的額頭,眼角含淚的瞪著這個霸道的男人。

「窮奇你這傢伙--」柳展一咬著牙,一把抓住了窮奇的肩膀,朝他的鎖骨上咬了下去。

「哇啊!你、你、你、你居然咬我!」

窮奇被咬痛得頭髮都豎起來了,他雙眼立刻散發出怒火,一把抓住了柳展一的頭,然後也朝著他的鎖骨咬下去。

「痛死了!好啊,你也咬我是吧?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!」





待續~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