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是!

柳展一從地上跳起來,緊張的怒道:「那你還這麼悠閒的坐在我家吃漢堡!事情都已經變成這麼嚴重了,你昨天怎麼沒跟我說?」

「昨天我找了一整個晚上,就是找不到能夠看得見我的人,等我遇見你的時候,早就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了。那時候我累都累死了,哪有力氣再告訴你這麼多?」

「那你也應該今天早上跟我說啊!」

窮奇看著柳展一,眨眼道:「沒辦法啊,因為我忘記了。」

柳展一現在真想把窮奇從窗戶外面丟出去!



「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可以忘記!」

「因為我肚子餓。」窮奇理直氣壯的回答。

「這是什麼理由啊!」

「很正當的理由。」

「窮奇你這傢伙--」

柳展一真想在窮奇的腦袋上狠狠的垂上一拳,然後把他頭頂上的那對狗耳朵抓下來……等等,狗耳朵?

此時柳展一才赫然發現,窮奇的頭頂上不知啥時,已經出現了一對狗耳。

「窮奇,你的頭上……」

聞言,窮奇抖了抖耳朵,轉頭問道:「怎麼了嗎?」

「你怎麼露出耳朵來了?」

「耳朵?」窮奇伸出手,摸了摸頭頂上的狗耳,才恍然大悟的回答:「喔,已經露出來了嗎?」

「……為什麼你的口氣聽起來,好像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?」

「因為你才剛使用圖騰的力量,而且體力又比一般人類還要差,所以我才會變成這樣。」

「你現在是要全部怪到我身上來就對了。」柳展一嘆氣道。

窮奇倒是很認可的點頭說:「是啊,全部都是你的錯。」

柳展一真的有一天會被窮奇這種自大的個性氣死。

「好,全部都是我的錯。但是我的身體從小到大就是這個樣子,想改也改不了,只能委屈你了。」

「沒關係,反正我很強。」窮奇吃完一個漢堡之後,又把手伸進紙袋裡面,繼續拿出下一個來吃。

可是窮奇的這句話,讓柳展一疑惑的皺起了眉毛。

「我身體虛弱,跟你強不強有什麼關係?」

「……沒什麼。」窮奇先是頓了一下,才咬了一口漢堡,拒絕回答柳展一的問題。

柳展一不悅的擋在電視前面,阻擋他看電視。

「說清楚。」

窮奇抬起頭,看著柳展一臉上微怒的表情,深深嘆了一口氣。

「這件事情跟你沒有關係,你只要好好餵飽你自己就好了。」

「怎麼會跟我沒關係?你說那種話,感覺上就好像是要出去打架一樣,我能不擔心嗎?」

「擔心?」聽見柳展一這麼說,窮奇忍不住笑出聲來,「你只不過認識我一天,連我的底細都不清楚,就說要關心我?你別太過天真了。」

說完,窮奇丟下吃了一半的漢堡,變回狗的模樣,跑向陽台。

「等等,窮奇!你想做什麼!」柳展一驚訝的看著他的反應,立刻上前阻止,但是自己卻晚了一秒鐘。

窮奇甩甩尾巴,從陽台一躍而下。

柳展一嚇死了,他衝到陽台邊上,向下看去。幸好,窮奇安然無恙的站在地上,還像是沒發生什麼事情般的抖抖身上的毛。

看見窮奇沒事,柳展一也鬆了口氣。

不愧是外星人,從五樓的地方跳下去也沒事。

他以為窮奇只是鬧脾氣,所以故意這樣嚇他,但沒想到窮奇卻只有回過頭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後,便舉步離開。根本就沒有想要「回家」的意思。

柳展一又愣住了,他趁著窮奇的背影還沒從眼前消失的時候,大聲喊道:「窮奇!你要去哪裡?」

窮奇沒有停下腳步,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身影就這樣慢慢的隱沒在漆黑的夜色裡。只留下一臉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柳展一。

他想不透,只不過是最基本的「關心」,就有必要鬧脾氣鬧成這樣嗎?

窮奇的反應,更是讓柳展一對他這隻外星狗王子,有了更多的好奇。

突然,他想起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--

那他現在還要不要請假啊?







離開了柳展一的房間之後,窮奇一個人來到了附近的公園。他知道自己其實不該隨便對柳展一發脾氣,但是,柳展一的關心卻讓他想起了不願想起的過去。

明明下定決心不再想起來的……

他坐在公園冰涼的躺椅上,抬起頭看著掛在天空中的彎得像眉毛一樣的月亮,沒有察覺到那慢慢接近他的腳步。

「你的背影看起來還真悽涼,法利恩。」

窮奇赫然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,驚訝的回過頭去,當他對上那張令他厭惡的笑臉時,他狠狠的皺起了嘴,低聲吼著對方的名字。

「……夏雷特,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

「我現在已經不叫這個名字了,法利恩。」

雲朵緩緩的飄到月亮的身旁,掩蓋住它的光芒,再過了幾秒鐘之後,又慢慢飄開,而那光芒,則照在緩步向窮奇靠近的人的臉上。

中午曾與窮奇有過眼神交流的副會長,正帶著詭異的微笑,站在那裡看著對他充滿警戒的窮奇。

看起來,兩人應該是認識的。

夏雷特淡然道:「現在的我叫做李駿,不是夏雷特。」

窮奇瞇起雙眼,不悅的瞪著眼前的李駿。


待續~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