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柳展一再度打開眼睛的時候,自己已經回到房間裡了,而外面的天色,也早就從亮轉暗。他睡得迷糊的從床上坐起來,左右環視著自己的房間。

他記得好像自己做了個很蠢很白痴的夢,他夢見自己遇上一隻會說人話的狗,還一直要他拿東西給牠吃,而且那隻狗居然還會變身成帥哥……接下來、接下來的事情他就完全沒印象了。

走下床,柳展一伸伸懶腰,自己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舒服了。

半工半讀還真不是人能辦得到的事情,更何況,他還兼差兩種工作。但是他也沒辦法,如果不這樣努力賺錢,他會沒有錢生活下去的。

要知道,私立學校的伙食費可不是這麼便宜的,而且,學校常常動不動就要收一些詭異的費用,不交還不行咧!這種半強迫的收錢方式,讓他的錢包常常見底,也因此他才會兼兩份差。

他抬起頭看看掛在牆上的時鐘。

嗯,十點了。

……………十點了!



柳展一瞬間清醒過來,那原本迷迷糊糊的腦袋也瞬間移回正軌。如果他的時鐘沒壞掉的話,他可是整整翹掉一個晚上的班啊!

「該死!主任一定會殺了我的!」

柳展一趕緊拿起電話,迅速撥號給打工的店裡,但話筒才剛嘟了一聲,門前就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。

一個陌生男人手上抱著一個裝滿著麥當勞漢堡的紙袋,邊吃著漢堡邊走進來。當他看見柳展一趴在電話旁邊時,只說了三個字。

「要吃嗎?」

此時,電話也已經接通,對方也「喂」了一聲,但柳展一卻沒有回答,只是默默的將電話掛上。

看著眼前拿著漢堡問他問題的男人,柳展一知道,自己並不是在作夢。

「這個東西還不錯吃。」

「你去哪裡買的?窮奇。」漢堡絕對不是外星人會知道的東西,除非麥當勞生意做很大,有做到外太空去。

「今天去替你代班的時候,你同事請我吃的。」

「……替我代班?」腦袋冷卻了三秒鐘之後,柳展一從椅子上跳了起來,「你去替我代班了!你、你怎麼知道我在哪裡打工?」

「歐,因為你老闆打電話來,問說你怎麼沒去上班之類的,然後我又叫不醒你,只好代替你去上班啊。」窮奇一臉無所謂的將紙袋放在地上,自逕打開電視機,熟練的使用著遙控器換台。

柳展一精神錯亂的繼續問道:「那、那我怎麼回家的?」

「我一路抱著你回來啊!」窮奇理所當然的回答著,「不過你還真輕,以後要多吃點,多長一點肉才行,不然每次我一使用圖騰的力量你就昏倒,這樣會妨礙到我的。」

對,柳展一想起來了。就是因為窮奇使用了一個奇怪的力量變成人類,結果害得他下午的課沒上,就連打工也沒去打。

不過,他是怎麼跟主任說明自己的身分的?

柳展一好奇的看著窮奇。

「啊,對了對了。」窮奇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一樣,抬起頭看著柳展一,「今天我回來的時候有遇到你的房東喔,她問我是誰,我很順口的就回答說我是你表哥了。」

「表……表你個頭!我是台灣人,哪會有你這種看起來就有外國血統的表哥!」

「細節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房東相信了。」

「不是房東接受就好啊!你還沒問過我本人的意見耶!」

「你都昏倒了我要怎麼問?」

「這不是重點啊!」柳展一頭疼的抱著頭,現在他滿腦混亂,什麼也無法思考了。

算了,反正已經變成這樣,就繼續讓它這樣下去吧!

柳展一坐在窮奇旁邊,拆了一個漢堡來吃。

窮奇看著他問道:「不是不吃嗎?」

「吵死了,給我安靜看電視啦。」

「我還有一件事情沒告訴你喔。」窮奇抬起眉毛看著柳展一臉上的表情。

其實他還挺喜歡看這個擁有千變萬化表情的柳展一,他的缺點就是瘦弱得不像男人,還有就是喜歡對他唸東唸西的。

除此之外,窮奇認為柳展一很適合成為他的契約者。

「你還要跟我報告什麼驚人的消息?」柳展一咬了一口漢堡,雙眼盯著電視螢幕,沒有轉過來,但耳朵卻張得大大的。

「我要你明天請假,跟我去一個地方。順帶一提,我已經替你在打工那邊請好假了。」

面對窮奇霸道的作法,柳展一已經放棄去爭辯了,反正窮奇就是這麼霸道。這種自我中心的個性,他已經習慣了。

「明天嗎?」柳展一想了一下,正好明天的課老師都不點名,要翹課是完全沒問題的,於是,他就點頭答應了。

「好吧,明天我陪你去,不過要到哪裡去啊?」

窮奇看了柳展一一眼,才將視線轉回電視上,默默答道:「回太空船上。」

這句話差點沒讓柳展一被漢堡噎到,他拍拍胸口,好半晌才將口裡的東西吞下肚。之後,他立刻瞪大雙眼看著窮奇。

「居然在我有生之年,可以看見真正的太空船……」

「你太誇張了。」

「那是因為太空船這種東西,在地球可是看不見的。」

「地球太過落伍了,所以才沒賣的吧?」

「不,是因為地球人除了人類之外,一概不承認有『外星人』這種東西。」

「……人類還真是歧視種族的物種。」

這句話,柳展一已經聽了兩遍了。但他不可否認,人類真的很愛吵「種族」話題。看著電視上的立委又在國家會議上打架對罵,完全把正事拋在腦後的這種行為,真讓柳展一感到心寒。

與其說人類歧視與自己不同種族的物種,不如說人類都是自私的,比較貼切。

當兩人的話題告一個段落的時候,突然,新聞開始報導一則新聞:

「昨日晚上八點多左右,石門水庫附近遭到隕石之類的不明物體襲擊,不過所幸沒有造成水庫的傷害。專家學者指出,這塊從天空中墜落的不明物體上有著高科技的設備,有可能是被隕石擊中後的衛星碎片,墜落到地面上來。詳細情況記者轉交給現場的陳記者……」

「是的,各位觀眾,記者現在所在位址是石門水庫的後山,如目前所拍到的畫面一樣,所有的學者們現在正聚集在這個墜落物體附近,研究這到底是什麼東西……」

電視上的記者還在努力的播報著現場狀況,甚至還找來了學者進行訪問,但是後面的報導卻完全沒有進到柳展一的耳朵裡面去。

他轉過頭,看著一臉沒事樣的窮奇,指著電視機上照到的「不明物體」問道:「我說窮奇……這東西該不會就是……?」

「嗯,是啊。是我的太空船。」



待續~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