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能不能不要適應啊?」

「不行,你是我的媒介,你一定得適應。而且如果你『適應得好』的話,這個狗爪可以成為你的武器,你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來變化。」窮奇特地在那四個字上加重了語氣,不過柳展一似乎沒聽見那最重要的四個字。

「在這個槍械橫行的時代,一隻狗爪能怎麼用啊……」柳展一看著自己的手,絲毫不覺得這個可以成為牠口中的「武器」。

要說可以用的地方,應該只有cosplay場了吧。

「反正,明天早上我睜開眼睛的時候,應該已經恢復了吧?」



窮奇沒有回答柳展一的問題,反倒是轉過身,走出了廚房。

這種反應讓柳展一很不安心,他拋下水槽裡還沒洗完的餐具,跟著窮奇走出去。

「喂!你別做出這種反應啊!」

「什麼反應?」窮奇轉過頭,看著滿臉不安的柳展一。

「就……就是這種冷淡的態度啊!你到底還有什麼事情沒跟我說的?」

窮奇將頭轉回去,打了個哈欠,緩緩道:「沒有了吧。」

「吧!最後那個吧字到底有什麼意義啊!」

「你這個人類還真愛斤斤計較耶。」窮奇被問得有些不耐煩了,「我剛才說我累了對吧?還不快點鋪床給我睡!」

「我為什麼要幫你鋪床啊!」

「因為你是我的媒介!」

「別媒介媒介的叫我!」

「那你要我叫你小柳嗎?」

「總比媒介好聽吧!」

「很好,那你以後就別再抱怨了!」

「沒問題!」

「現在快去鋪床,小柳!」

「鋪就鋪,這麼兇幹什麼……」說完,柳展一轉身走向衣櫃,把棉被拿出來,丟在地上,「鋪好了,快睡。」

窮奇瞪著柳展一,「真是沒教養的人類。」

「我的手變成這樣,可沒辦法替你『好好鋪床』,真不好意思啊!」柳展一故意說著,反正他就是不想當一隻狗的僕人。

更正,一隻外星狗王子的僕人。

「哼,真是麻煩。」窮奇伸出前爪,朝柳展一揮著,「過來坐下。」

「你……你想做什麼?」

「做什麼?當然是把你這麻煩人類的麻煩事情解決掉啊!」窮奇不悅的吼著,「還不快點過來!再不來我就讓你的手繼續腫!」

一聽見窮奇這麼說,柳展一立刻盤腿端正的坐在牠面前,乖乖的伸出手放在牠面前。

窮奇看了柳展一一眼,才垂下雙眼,將頭伸向那隻狗爪,然後張開牠的血盆大口,用力的--咬下去!

「媽呀--」柳展一立刻痛得從地上跳起來,兩眼垂著淚水,對著窮奇吼道:「你幹麻又咬我!」

「吵死人了,先看看你的手吧。」窮奇很不耐煩的趴在柳展一亂丟在地上的棉被上,頻頻打哈欠。

聞言,柳展一看著自己的手,被咬的地方已經恢復了,只留下那捲曲的圖騰,像是刺青一樣的,牢牢貼在他手上。

被咬的地方依然沒有流任何一滴血,只有狗的牙齒痕跡而已。不過,卻也在柳展一盯著看後沒多久,消失了。

沒想到被咬就能夠恢復,柳展一忽然覺得窮奇的牙齒就像注射針筒一樣,不過,關於這個奇怪的紋路,他還是得問清楚。

於是他抬起頭,張開著嘴巴,朝棉被上看過去--

「喂,窮奇。我手上這……」

話才說道一半,柳展一就把想問的問題吞回去了。因為窮奇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躺在他的棉被上呼呼大睡起來,看起來牠很累的樣子。

柳展一這才想起來,他在見到窮奇之前,牠應該很努力的在尋找著能夠看見牠的人吧?

不知道在遇上他之前,窮奇過著什麼樣的生活……

一想到此,柳展一的心就忍不住軟了下來。

他從櫃子裡面拿出毛毯,輕輕的蓋在窮奇的身上。

「好了,我也差不多該準備睡覺了……哈啊。」

忽然想起自己剛打工完,也很疲憊。只是因為剛才發生的事情太過離奇,導致他都把疲勞丟在後頭了。現在窮奇安靜下來了,打工後的疲憊才慢慢浮現出來。

「洗澡……好懶,明天早上再洗。碗盤……放著一天也沒關係。還是先睡吧。」伸手訂好鬧鐘的時間之後,柳展一便撲倒在窮奇的身旁,閉上雙眼。

「晚安了,奇怪的狗王子。」

也許是太累的關係,柳展一一閉上眼睛,就呼呼大睡了。







和煦的陽光從窗戶外射進來,照在睡到滿臉口水的柳展一臉上,但是卻沒有打擾到他睡覺,反而很幸福的抿著嘴,好像夢到了什麼好夢一樣。

翻了個身,他舒服的抓緊著枕頭,像個無尾熊一樣的環抱住它,繼續呼呼大睡。

但似乎,有個人正不爽著這樣一直睡著大頭覺的他。

只見那雙毛茸茸的腳掌來到了他的頭頂前,接著彎曲腳,慢慢將屁股移到柳展一的臉上,再來就是一聲--噗!

「臭死人了!」

柳展一的鼻子遭到惡氣侵襲,立刻敏感的從地上彈起身體,猛力的拿著枕頭揮動著,想把這熏氣逼人的臭味揮散。

他的眼皮都才半掀著,還沒完全打開咧!

「醒了嗎?」

低沉不悅的聲音從柳展一面前傳來,嚇了柳展一一大跳,他停下揮動枕頭的動作,呆滯的抬起頭,與面前的狗平視。

大約過了三秒鐘之後,柳展一才唉聲歎氣的垂下了肩膀。

「唉,原來昨天發生的事情不是作夢啊。」

話才剛說完,一個狗爪就朝柳展一的臉頰上揮過去,痛得他瞬間清醒過來,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窮奇。

「醒了沒?」

「醒……醒了。」

柳展一無力的回答著牠的問題,推開棉被站了起來,舒服的伸著懶腰。接著再把視線移到掛在牆壁上的鐘,看著它的時針與分針,慢慢在腦海中計算著今天的行程。

但是窮奇卻抬起了頭,叫了他一聲。

「小柳。」

「幹麻?」

「我餓了。」

柳展一看著窮奇猛搖尾巴的模樣,真的看不出來牠哪裡有「外星人」的模樣……除了會說話這一點。

「我家沒有狗食。」

「狗食?那是什麼?」從沒聽過這個專有名詞的窮奇歪了個頭,反問道。

「就如同字面上所說的一樣。狗食,狗的食物。」

窮奇生氣的「汪」了一聲,似乎對柳展一的說法很不滿。

「真沒禮貌,居然說我是狗!好歹我也是福爾摩沙星球的王子,你這樣稱呼我不怕會折壽嗎?」

折壽?

柳展一覺得,跟這隻來路不明的外星狗住在一起,才會折壽吧。

「好好好,拜託你別叫,我弄其他東西給你吃總行了吧?」柳展一真的很怕會被房東趕出去,於是只好安撫著窮奇,另外去冰箱裡翻東西給窮奇吃。

翻了翻之後,他只找到一個吃了一半的大亨堡。重點是,他還不知道這個大亨堡被他丟在冰箱多久了。

看了看大亨堡,再看看坐在桌子旁,等著吃東西的窮奇,柳展一決定把大亨堡放進微波爐裡。

等到今天放學過後再去買狗食吧!

將熱騰騰的大亨堡放在桌子上之後,柳展一打開衣櫃開始換衣服。

窮奇一邊吃著大亨堡,一邊看著柳展一脫掉衣服之後的皮包骨身材,很不屑的說:「哼!一看就知道是沒有什麼體力、能耐的人類,像你這樣的人能夠見到本王子,還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。」

「是是是,親愛的王子殿下,拜託你快點吃完吧!我等等要去上課了。」

柳展一換了件藍格子襯衫之後,走進廁所裡面去梳洗一下。

窮奇沒有回答,繼續把大亨堡吃完了。但眼神卻似乎有些刻意飄開的看著窗外,彷彿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。

果然沒過多久,廁所就傳來一聲大吼--

「該死的,窮奇!你大便幹麻大在廁所門口啊啊啊啊啊啊!」

看樣子,柳展一似乎很幸運的踩到了窮奇遺留的「黃金」。

窮奇趴回地上,裝作什麼聲音也沒聽見的繼續看著窗外。




待續~
, , ,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