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十二點,在打完工回家的路上,柳展一遇上了史上最詭異的事情。

一隻狗,脖子上綁著紅色布巾,頭頂上還有一根好像怎麼壓都還是壓不下去的捲毛,吐著舌頭,坐在他家門口對他猛搖尾巴。

往左邊看一下,隔壁那戶人家超討厭人類之外的生命體。聽說所有「停留」在他們陽台上的鳥類,都會變成今日晚餐的主菜。

往右邊看一下,那間是個帶有嚴重陰氣的房間,聽說是有死過人,不過,不久前卻有一個大學生興奮至極的拿現金來跟房東租房子,在柳展一的印象中,好像從沒見過那名大學生走出房門……他還記得當時那的大學生般進來的時候,房東很緊張的提醒他,要他多注意點那個人的狀況,深怕他真的把自己悶死在房子裡。

而這層樓,就只有他們三間房有住人而已,不管怎麼想,柳展一也想不透這隻狗到底是從哪裡鑽進來的。

低下頭,這隻狗依舊用著兩顆烏溜溜的黑色眼珠盯著他看。



「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……」嘆氣加上無奈,柳展一蹲下來,摸摸這隻狗的頭。只見狗狗溫馴的抬高脖子,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。

「話可說在前頭,我沒有多餘的錢養你,而且房東也不准養寵物,所以,你還是快點去別的地方找新家吧!」

狗抬起了頭,對柳展一眨了眨眼之後,張開嘴,大口咬住他的手,痛得柳展一飆淚大吼道:「你這隻臭狗幹麻突然咬我!」

柳展一使力的想要把狗的嘴巴扳開來,好讓自己的手回歸自由,但是那隻狗卻依舊緊緊咬著,說什麼就是不肯放開就對了。

「放開放開放開啊!你這隻該死的臭狗!」

痛得管不了這麼多的柳展一,用力揮手向下,而那隻狗卻十分靈敏的跳了開來,沒讓柳展一打中。

柳展一捧著有了牙齒印子的手,不停吹著氣。

「我還以為你是隻有教養的狗咧!居然敢咬我……咦?」

原以為自己的手會大失血的柳展一,低頭一看之後嚇了一跳。他的手上只有牙齒印子,一滴血也沒有流。

「啊……啊咧?」他不解的歪了一下頭,手賤的拍了一下牙印,結果痛得他顫抖著手,眼角泛出淚水。

「會……會痛可是沒有流血?」因為太痛了,所以柳展一的聲音有點啞。

就在柳展一充滿疑惑的檢查自己的手的時候,他的面前傳來了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:「當然不會流血,因為這是印記。」

「喔,原來是印記……咦!」原本拍著手恍然大悟的柳展一立刻回神過來,忽然想起這個聲音不知道是從哪裡發出來的,抬起頭東看西看,嚇得倒退好幾步。

但是眼前除了那隻狗之外,什麼也沒有。

柳展一縮著脖子,好奇的盯著那隻狗看,而那隻狗依舊用著烏溜溜的黑眼珠看著他。一人一狗就這樣互相盯著看。

過了三秒鐘後,那隻狗的臉色忽然一變,彷彿很不耐的露出厭惡的表情,伸出前爪指著柳展一。

「看夠沒?人類。」

「咦?」柳展一的腦袋一片空白。

「看夠了就快讓我進去啊!人類。」

這次,柳展一聽得一清二楚了。

這隻狗……

這隻狗……

居然開口對他說話了啊啊啊啊啊啊--




第一章  寵物是王子

「你、你、你……」

由於驚嚇過度,柳展一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的把話說清楚,現在的他,只能像是見到了鬼一樣的慘白著臉,猛退後好幾步,直到整個身體貼在樓梯旁的牆壁。

而那隻對他說話的狗,則是抖抖身上的毛,彷彿沒什麼大不了的抬起屁股,一步步接近柳展一。

「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啊!」

「吵死了,一個大男人還這樣鬼吼鬼叫的,真沒男子氣概。」

那雙烏溜溜、可愛得像兩顆黑豆的眼睛已不在,取而代之的,是半垂著的眼皮掩蓋住的雙眼,與從中投射出的不屑神情。

「妖……妖怪、怪物!你你你……你別靠過來!再、再過來我會叫的……」

狗不屑的哼了聲,停下了腳步。

「不用擔心,人類。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。」

「那那那、那你想做什麼?」柳展一身邊真的沒什麼東西可以拿來抵抗的,所以他只能求救似的趴在牆壁上,淚眼汪汪的看著這隻外表明明就是狗,卻會說人話的「詭異生
物」。

狗用鼻子重重的吹了口氣,說道:「我只是需要一個媒介,好讓我能夠在這個地方存活下去而已。」

「媒……媒什麼東西?」這種只會出現在科幻小說裡的專有名詞,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中聽見,還真讓柳展一不太習慣。於是他又問了一次,想要確定。

「媒介。」

聽見狗說的話,柳展一才知道自己的耳朵根本沒聽錯。

過了一秒鐘之後,理智重新回到柳展一的腦袋裡,同時他也想起,剛才這隻狗似乎說了一句很不得了的話。

於是他的臉色已經蒼白到開始變得鐵灰了。

「等……等等,你剛剛說,你需要媒介……難道說……」

「就是你想的那樣。」狗將屁股往地板上一壓,甩甩捲成圈圈的尾巴,回應著柳展一的疑惑,「你剛才已經變成我的媒介了。」

「咦?」

柳展一的腦袋裡一片空白,耳朵好像又開始嗡嗡作響了。

這次他花了三秒鐘,才拉住自己差點飛掉的魂,而他鐵灰色的臉現在已經轉變成了青色了。

「咦咦咦咦咦--」

「吵死了,人類。」狗捂著耳朵,皺著臉瞪向柳展一,「你可不可以別花這麼多時間來理解事情啊?」

「不,不是,這一定是我在作夢……」忽然,柳展一露出笑容的搖搖頭,從地上站起來,默默的跨步過狗的身旁,從口袋拿出鎖鑰,想打開自家大門。

「人類,不要故意無視於我的存在!」

柳展一轉過頭看著狗,但一秒鐘之後他又立刻轉回去,繼續搖頭道:「不對不對,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,怎麼可能大半夜的還會出現一隻狗在跟我說話?我一定是太累了,對!太累了。」

「我看你不是太累了,應該是斷錯神經了才對。」狗望著柳展一自言自語的模樣,說著。

「……我看我今天還是早點洗澡睡覺好了。」

「要先睡覺可以,不過先給我準備一杯溫的烏龍茶來,我渴了。」

「………我看還是吃點東西好了,肚子空空容易幻想。」

「啊!那我要吃紅燒肉,但是肉裡面不准有骨頭!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」

柳展一默默的轉過頭,看著那依然垂眼瞪著他的狗,投降了。

「看來不是我在作夢。」

「一直都不是。」狗正色道,抬起屁股慢慢走到柳展一的身旁。

盯著狗看的柳展一,終於決定接受這個不可能的事實。

接受有隻會說話的狗出現的事實。







最後,柳展一還是很不願意的讓這隻狗進了房間,而回家後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給這隻趴在他最心愛的水藍色抱枕上睡大頭覺的狗,送上一杯溫的烏龍茶。

這隻狗說什麼都要喝溫的,害他大半夜的還得花瓦斯費去燒熱水,泡給牠喝。然而剩下來的熱水,他就打算不浪費的拿來煮泡麵吃了。

端著熱呼呼的泡麵,他和這隻狗面對面坐著。牠坐在價值千元的水藍色抱枕上,而他自己則是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。這到底是誰家啊……

狗伸出前爪,詭異的勾起了杯子,拿到嘴邊喝。這景象讓吃麵吃到一半的柳展一愣了一下,沒想到在他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見到這種景象啊!

看著牠喝完杯中的茶,然後將兩顆眼珠子落在他臉上,柳展一才收回視線,猛吸著碗裡的麵條。

「真難喝。」

狗開口的第一句話,居然是評論烏龍茶的好壞。

「茶葉太老,而且又放得太久,溼氣讓葉子都軟掉了。這種茶葉你也敢拿出來泡給我喝?真是沒禮貌。」

「真是不好意思,我很少在泡茶的。」

「而且這根本就不是烏龍茶,這是青草茶嘛!」

「……這是我家裡唯一還能『喝』的茶了,其他不是發霉就是分給螞蟻吃掉,招待不周,還請見諒啊。」

「沒關係,你明天再去我指定的店裡買茶葉就好。」

柳展一傻了。他明天一大早還有課要上呢,哪有什麼美國時間去幫這隻狗買茶葉?就算是大牌也太過頭了吧!

「好了,我們來談正事吧。」狗將茶杯放回桌子上,說道:「就如同剛才我所說的,你已經是我的媒介了,所以以後我們必須『形影不離』。不然你會有生命危險的。」

柳展一吃麵的動作停了下來,他張著嘴,呆呆的問道:「等等,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媒介的?」

「就在我咬你的時候。」




待續~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草子說故事

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